科里•古德重大更新:古代建造者種族 – 恢復人類的十億年遺產 Corey Goode Mega-Update: Ancient Builder Race- Recovering Humanity’s Billion-Year Legacy

The Secret Space Program has landed on and entered Oumuamua, the mysterious cigar-shaped “asteroid” that NASA announced in December.

美國宇航局12月份宣布的神秘雪茄形“小行星”Oumuamua(奧陌陌),秘密太空計劃已經登陸其上並進入其內了。

What they found was a technological wonderland that they estimate to be over a billion years old — from what insiders call the Ancient Builder Race.

他們發現的是一個技術上的仙境,他們估計有超過十億年的歷史-這是內幕人士所稱之為:’古代建造者種族’。

The Ancient Builder Race apparently left crystalline domes, pyramids, obelisks and underground cities all throughout our solar system as well as many neighboring ones.

古代建造者種族在整個太陽系以及許多相鄰的地方,顯然留下了水晶圓頂,金字塔,方尖碑和地下城。

This was described in The Ascension Mysteries, along with compelling NASA imagery of some of these ruins on the Moon, asteroids and elsewhere.

在“揚升之謎”一書中描述了這一點,以及美國航天局有關月球,小行星和其他地方的一些遺跡,那些引人注目的圖像。

This stunning “homecoming” is only one of a series of events that transpired in the world of the Secret Space Program as of December 2017.

這個令人驚嘆的小行星“回歸”視野,只是2017年12月在“秘密太空計劃”中發生的一系列事件之一。

Corey Goode was brought out on two major occasions for his most remarkable series of visitations and experiences since at least the winter of 2016, if not the very beginning.

至少從2016年的冬天開始,科里·古德被帶到兩次重要的場合裡,在他一系列的訪問和體驗中展現了最引人注目的內容。

These experiences involve all of the characters we have met throughout this entire saga. Many of the storylines have been resolved in remarkable ways.

這些經歷涉及我們在整個傳奇故事中遇到的所有角色。許多故事情節已經以非凡的方式得到解決。

The ultimate takeaway is that we have turned a pivotal corner in the war against the dark forces on earth, in our solar system and beyond.

最終的結果是,在我們的地球上,及太陽系內外的戰爭中,我們已經把所要對付的黑暗力量,迫到角落。

In my personal estimation, this is also the best and most interesting update Corey has ever written. I am happy and honored to help in its release.

據我(大衛.威爾科克)個人的估計,這也是科里寫過最好最有趣的更新。我很高興和榮幸能夠發布這些消息。

For more English Version, please visit to this link:

https://divinecosmos.com/start-here/davids-blog/1225-abr-legacy

 

一些重要的前言


為了充分理解您即將閱讀到的內容,重要的是要注意到,這是從2015年3月開始的,一個非常史詩式的真相敘述。正是在這個時候,科里多年來第一次被帶到月球上,那被稱為月球行動指揮部(LOC)的秘密基地。之前,他用了四個月時間,通過電話向我(大衛.威爾科克)提供了完整的證詞之後,幾乎立即就發生了被帶上LOC的事件,所有這些我都記錄了下來以供參考。

科里聲稱,曾為秘密太空計劃(SSP)工作過,這是自20世紀中期以來,出現的一個未被承認的最高機密人類太空建設。我認真對待科里證詞的原因是,直到如今,我已經向許多其他內幕人仕進行了多方嚴格查證,確定他向我透露的這些內容是多麼的真實。

 

非常嚴重的傷害


最近我在“令人驚嘆的更新簡報”中描述了這些內幕人士中的前十名,算是2017年給大家的聖誕禮物。同一篇文章裡,透露了一個長期的知情人仕,他悄悄地把情報傳遞給我已經十年- 埃默里·史密斯。

埃默里宣稱在柯特蘭空軍基地的桑迪亞實驗室工作時,已經解剖了大約三千個不同的ET樣本。他告訴我的很多事情,後來被其他內幕人士獨立證實,包括科里·古德。這些不同的證人和證詞都交織融合在一起,其深度和復雜性使我相信他們說的是真話,而且提到了一個確實存在的龐大真相。

當埃默里遇上:家裡所有東西都被偷走,檯面上留下一枚子彈,以及撞車意外之後,他決定需要公開地走出來。我們在聖誕節當天,正式向全世界公開了他,他首次現身"揭露宇宙"節目。

第二天,三輛黑色SUV車出現,綁架了他的狗。幾個小時後,他突然患上嚴重流感而病得很重,並且進了急診室。在我們發布這篇文章的時候,他又再一次患上了嚴重流感而再次進醫院。這些事件只是進一步證實了“某些人” – 或稱為”深層政府” – 非常不希望他說出這些驚人的內幕情報。

 

科里患上同樣的嚴重流感


不幸的是,科里遇到了一件非常類似的事情。他原本打算和吉米·丘奇(Jimmy Church)一起在昨天晚上完成及發布這篇文章。不料,科里和他的女兒,因為同樣患上了嚴重流感而感到非常不適,在他直接的要求下,我不得不在最後一刻為他補上,完成及發布這篇文章。

他發燒到103度,這不是構成生命危險,除非燒到更高。治療後,他的眼睛接著又出現無緣無故的強烈疼痛。我說這個是讓你知道,他應該沒事的。這並未有危及生命。他第二天早上可以出院了。儘管如此,發生在關鍵時刻- 以及與埃默里發生的相當類似- 是十分令人懷疑的。現在埃默里又再次進了醫院。這些巧合的困難出現,只會令我們更迫切地向大家匯報,並且說明前因後果,使你能夠更加了解,即使你是第一次接觸這些信息。

 

各種方法來認識自己


如果你一直有觀看我們每週在蓋亞電視台播放的節目“揭露宇宙”,那麼我將要提供的概覽,應該是你所熟悉的。我們在過去兩年半的時間裡,每週都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廣泛地討論了這些不同的人物角色和故事情節。此外,我在這篇文章中,也會講述整個故事情節,並且在昨晚的廣播節目中,講述了整個故事的“全貌”,我覺得這是一個“必須要知道的”,以便更好地理解這一切。

我的出現從(廣播節目中)32:27開始,持續了兩個半小時。我們設法講出這篇文章的所有內容。科里也驚嘆我們能夠在一個三小時的節目中,涵蓋整個簡報的每個關鍵要素。

 

分離文明


為了理解你將要讀到的東西,有必要在你的想像中,留出足夠的空間,來對我們所知道的現實,進行一次史詩式的重新構思。這些真相,遠遠超出了大多數人習慣在UFO社區聽到的故事,甚至比那裡更深奧的版本更甚。羅斯威爾飛碟墜毀和其他類似的先進飛船殘骸,據說協助了我們實現行星和星際旅行。因此,我們在整個太陽系的許多不同地區,包括月球,火星和其他行星的衛星,也開始建立基地了。20世紀50年代的大量“人才失踪”現象,就是在那十年當中,有3500萬人遷移到這些太空基地開始。這已經變成了理查德·多蘭(Richard Dolan)所稱的“分離文明”(Breakaway Civilization),擁有數億人口。我們正在描述一個,比我們在地球上看到的任何技術,更先進得多的組織,而且他們的成員,幾乎完全禁止返回地球。這個組織:秘密太空計劃(SSP),最初是由地球上負面集團所創建和控制的,我們稱之為“深層政府”,“陰謀集團”,“新世界秩序”或光明會。在深層政府的影響下,儘管技術超高,但在許多方面,SSP的生活比地球上的生活差得多。

 

誰是位於最高層?


在更高層次上,我們發現深層政府反過來,被更高度負面的爬蟲生物,看起來像人形的ET,即天龍人或蜥蜴人所控制。我曾交談過的多名內幕人士,包括已故的威廉·湯普金斯(William Tompkins),已經證實了這類物種的存在。它們在SSP中公開出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湯普金斯親自聽取了23個美國間諜,隱藏在德國秘密太空計劃中的情報,聽到這些直接與納粹打交道的惡毒外星人的存在。科里最近的情報中透露,天龍人反過來被"掠奪性的,惡意的"的納米機械人或人工智能所感染。這人工智能基本上是想摧毀所有的生物生命體。最終,即使是天龍人,也只不過是人工智能在更大的遊戲中操作,來實現這個目標。在不同的宗教經文中,撒旦或“仇敵”所指的,似乎就是這種消極意識的模糊描述,利用科技與我們交流。人工智能知道,如果它接受肉體存在,就會受到業力和判斷的影響,因此它只會通過非生物手段與我們交流。在這種情況下,人工智能已經成功消滅了一整個行星,太陽系,甚至可能是星系,我們看起來還以為是贏得了戰爭。是的。我們現在是在這個兔子洞裡,正如你現在已經知道的那樣。然而,這些故事在所有最高級別的內幕人士中,已經被清楚洞悉了。

 

關於外星人的簡單描述


現在埃默里公開現身了,我可以更準確地講述我多年來所學到的東西。事實證明,我們的星系充滿著與地球類似的行星及智慧文明。美國航空航天局已經公開估計,在我們銀河系中,有超過400億個類似地球的行星。你可能從內心感覺到,智慧文明總是具有人性化的外表,或者至少是人形外表。埃默里稱這是一種“五星形態” – 頭,兩隻手和兩條腿。但並不總是這樣,有例外的,但它又是非常普遍。我們在地球上看到的複雜生物圈,顯然在其他類似地球的行星上,也會以同樣的方式出現。但是,這個星球上的物種發生了多樣的變化,最終發展成了一種類似人的樣式。因此,你可以擁有人類的生命,其特徵反映了我們在地球上看到的各種生物,包括昆蟲,水生動物,哺乳動物,鳥類和爬行動物。值得慶幸的是,95%的星際文明都是積極正面的,仁慈的。而天龍人爬蟲物種,實際上是我們銀河系的少數惡霸。

 

SSP聯盟和球體存有


科里對我們周圍隱藏的星際團體的證詞,遠遠超出了我從其他內幕人士所收集到的。同時,他所知道的事,跟我所匯集到數十個具體的,高度機密的內幕消息來源吻合一致,那些內幕資料從沒有在任何地方分享過。我們誰也不可能預料到2015年3月發生了什麼事,當時科里在他的後院裡,有一個SSP飛船突然降落,並把他帶到月球指揮司令部(LOC)。正如我們之前所報導的那樣,科里被帶到了一個會議室,裡面滿了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種族的人們,穿著一般太空計劃的連身衣。他們是在秘密太空計劃內部成立的一個聯盟的關鍵成員,試圖打破這些秘密,把他們的所有技術和設施都交還給地球人民。岡薩雷斯要求科里站到台前,在這些他剛剛見過的SSP聯盟成員面前。只是站著,沒有進一步指示。突然間,當科里站在那裡的時候,兩個高大又陌生的外星人出現在科里身後,人群都被嚇呆了。下面的插圖顯示了我們所謂的藍色人物種以及金三角人物種。其中一個出現在科里身後。

 

大會議和一的法則


在那個時候開始,科里成為了那些生物與群眾溝通的"傳譯員"。出於某種原因,那些生物無法直接與SSP聯盟成員直接進行心電感應溝通。他們需要一個中介來這樣做- 他們選擇了科里。科里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告訴我他所知道的有關SSP的一切內幕後,他才剛剛公開了他的真實身份姓名,馬上就發生了這件事。SSP聯盟意識到,他們正面對著一個非常重要的新外星人組織。他們首先提出的問題之一就是:“你是[一的法則]裡的Ra嗎?

“一的法則”是1981年至1983年間,由L / L Research Company提供的一系列五冊書籍,自1996年開始閱讀以來,形成了我人生的工作基礎。1995年底,我在斯科特·曼德爾克博士的一本書裡,讀到了這個消息,他說,這是迄今為止,他所讀過的最偉大的哲學和靈性論文。他的博士學位是東西方心理學,他覺得它完美地透示了佛教等東方宗教教義的最深層本質。“一的法則”是經過二十年研究的開創性工作,力臻完善的研究成果。史密斯證明在某些情況下,它可以是非常準確的。這些內容是非常密集,就好像信息來源需要創建一種新型的語言來表達某些概念。我經常呆在一頁上思考45分鐘。材料太多太重了,連接了很多不同點,所以我從2003年初到2005年底,與“一的法則”的傳導及編輯者,卡拉(Carla Rueckert)和吉姆(Jim McCarty)住在一起。我是第一個在提問者唐。埃爾金斯(Don Elkins)的房間裡生活過的人。當我搬進來的時候,一切和1984年他去世時一樣。我搬進來之後,最令我驚訝的是,卡拉和吉姆,跟書中所見多年前的他們,沒有分別。

 

驚人的證明


在這段時間裡,另一個令人驚訝的決定是,我找出更多"一的法則"裡想要表達的內容,比卡拉聲音所說出的表面意思更多。您可以免費在線閱讀整個“一的法則”系列,並在網站lawofone.info 上進行有針對性的關鍵字搜索。也可以在llresearch.org 上下載整本書的電子版,也是非常有幫助的。我很認真面對這些唐博士的問題及Ra所回答的內容。唐博士是一位物理學家,往往很難理解他被告知的答案。當我發現它的時候,我很快意識到,這是我所掌握的最具深遠意義的,能改變整個遊戲規則的材料。我的第一本書“源場調查”,廣泛驗證了“一的法則”中的科學模型。然後,“同步鍵”一書中,又探索了許多循環科學的線索。第三本,也是最新一本書“靈性揚升”(The Ascension Mysteries),在上半部份給出了經常被問到的個人資料,下半部份則說明“一的法則”如何印證我們太陽系的宇宙歷史。即使在三本500頁的書籍中,探討了這些話題之後,我仍然覺得,我只是粗略涵蓋了"一的法則"內所包含的信息數據而已。

 

確認


當科里作為受邀嘉賓,重新出現在LOC時,聯盟已經知道他是誰,而他一直在和我合作揭露。聯盟知道,他們可以對這些自稱為"守護者"的人說話的唯一途徑,就是通過對方要求的中介人- 科里·古德。當被問到“你是一個法則的Ra”時,藍鳥人只回答說:“我是Ra Tear-Eir”。“一的法則”中的每個答案,都是以三個字開頭:“我是Ra”。這是一個令人信服的線索。當你明白這些人要如此小心保護我們自由意志的時候,這實際上已經是一種難得的透露了。當我聽完所有這些問題後,也問同樣的問題,並且想得到回答的時候,我心中清楚地聽到:“現在走出去吧”。那時,我看到山谷上出現了美麗的彩虹,這就是給我的答案。大約一年之後,藍鳥人終於向科里證實,他們確實是“一的法則”的作者。到那個時候,科里和我已經有了固定的聯繫了。在我研究“一的法則”的多年時間裡,我從沒有預料到,這些生命體實際上會以物理形式出現。我一直認為他們會保持隱藏,只有在我們發生量子跳躍式的進化之後,大多數人都揚升之後。

 

太陽閃焰和揚升


另一個研究"一的法則"學者們的關鍵議題,也是很多其他研究裡的根本問題,就是"我們現在正要經歷揚升"的說法。這對我們來說,可能仍是不可見的,因為生活似乎仍是令人十分沮喪和苛刻- 但在這裡有更大的力量參與其中。正如我現在每星期在我的“智慧教導”節目中所討論的那樣,我們整個太陽系,正在經歷著巨大的變化,正如我們在地球上看到的氣候變化。這些是巨大的,不連續的事件,到現在科學數據已經全部被更新。能量變得越來越激烈。這是必然會看到的。我們看到太陽和行星變得越來越亮,越來越熱,磁性越來越強,有更多的臭氧和帶電粒子,更多的X射線輻射等等。歷史學家Santillana 和von Dechend 編纂了三十五種不同的古代流傳,都預言我們將經歷這個過程之後,會進入一個“黃金時代”。這些傳統中最好的一個清楚地預言,這個巨大的(意識)量子飛躍,將會在太陽發出耀眼的白光,史詩式閃焰的時候被激發出來- 比平常要大得多。整個上兩季的"智慧教導"節目都是在談論,關於我們在許多不同的預言中,提到的這個事件。它貫穿所有主要宗教以及許多其他古代傳說。驚人相似之處,表明在我們這個時代,一定有一個統一的,隱藏的力量,來預測這一件事。

 

畢業


秘密太空計劃的人們已經意識到,這些變化是由於我們的太陽系,正在進到一個非常熱的強磁性星際雲區域所引起的。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正式宣布了這個數據來支持這項工作,從2009年開始Merav Opher 博士的工作,就像我一直在"智慧教導"中報導一樣。SSP已經派遣了羅斯威爾型飛船到太陽系外圍,詳細研究了這些“泡沫”雲,以及它對我們太陽系的深遠影響。我們的地球,當前可見的充能現象,是這個即將要到來的太陽閃焰的主要標誌。一切數據都是可測量的,逐漸不斷增強。舉例來說,在過去的幾年中,一些行星的整體視覺外觀,都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


土星2011年


天王星2006年


海王星2017年

威廉·湯普金斯告訴我,內部的每個人都知道這個事件即將到來,但是每個人對於它會什樣發生以及會有什麼影響,都可能有完全不同的概念。"一的法則"的觀點貫穿於所有五冊書中,並且非常清楚地表明,這將是人類一次非常深刻的飛躍進化。只有最負面的生命體,會受到這個過程的不利影響。對他們來說,確實是致命的。其他人如果已經準備好了,他們可以被稱為“畢業生”,或者在宇宙中諾亞方舟方式的情況下,安全地通過到一個新的星球繼續“第三密度”生活體驗。

 

第四密度


留在地球的人最終會成為“第四密度”人類。仍然有一個肉體,人性化的身體- 只有它的核心是更有活力和能力。這就是世界各地許多不同的古代預言都告訴我們,數千年後將會發生,但並不像“一的法則”那樣清楚描述。揚升的預言也是主要世界宗教教義的基石,包括猶太教,基督教,伊斯蘭教,佛教和印度教。第四密度身體將能更加心靈感應,將有一個來世和轉世的意識,並將出現隔空移物或懸浮物件的特異功能。我們醒覺後的每天體驗,將會有部份類似迷幻體驗的內容,我們需要學習適應。“一的法則”說得很清楚,這次"畢業"不是自動的。你必須做一個好人來賺取它。這意味著你需要是一個慈愛的,寬容的,富有同情心的人,這意味著需要超過一半專注於服務他人(相對於專注服侍自己)。你可以百分之四十九是操縱和控制,或者“為自己服務”,仍然可以畢業。在你的內心,你只需要比控制和操縱,有更多愛心。如果你在這眾多的信息中只能記住一件事,我希望從現在開始,就把這種慈悲的做法,放在你自己的生活當中。

 

巨大球體和2012年


當瑪雅日曆的結束日期到來時,我在互聯網上受到了廣泛的攻擊,因為沒有發生太陽閃焰或揚升有關的事件。圍繞這個日期的預言非常豐富,但是我們也知道,當接近這日子時,作為整體人類迎接這次事件的發生,我們還沒有準備好。SSP聯盟非常有興趣了解,為什麼數以百計的巨大的,甚至達到行星大小的球體,漂移到我們太陽系中間,很多是從2012年起出現的。Ra透過科里,向會議中的人群解釋說,這些球體能夠防止太陽閃焰的發生,直到我們作為一個集體,在靈性上做好準備。我們必須經歷最重要準備之一,是獲得至少某種程度的宇宙真相揭露- 關於我們是誰,以及真正發生了什麼。暴露深層政府的真正醜陋面目,包括撒旦儀式和戀童癖,這個過程只​​是第一步。更為重要的是,我們看到阻礙我們知道不明飛行物及秘密太空計劃存在的秘密。這種令人震驚的心理變化,將當導致普羅大眾的靈性覺醒,將能更直接地為我們的這一次轉變做好準備。事實上,“一的法則”說,是由我們最終決定,是什麼時候,我們的集體靈性進步到一個總體水平,能夠讓轉變發生。

 

什麼時候會發生?


自2012年後沒有發生轉變,很多人認為整個預期都是“假的”,並被抹黑,沒有一樣是事實。太陽系行星間的氣候變化越來越激烈。信息披露在地球上不斷增加,真是一個大時代。好的越來越好,壞的越來越糟糕。數以百萬計的人正在經歷異象和異夢的體驗。我們正以全速奔向揚升時刻。雖然沒有人確切地知道閃焰預計何時會發生,但是SSP已經使用各種方法來計算近似值,預期的時間窗口。當我們把科里談及的各種人告訴我們,以及那些內幕人士的資料,看起來這將會在2023年之前發生。可能比這更早,但顯然在之後的機會不大。再次,真正的關鍵在於我們人類作為一個整體,是否做好準備。SSP聯盟在2015年3月非常有趣的會議上,對Ra所談及關於此事件及其後果非常感興趣。聯盟聽說巨型球體會在這個過渡期作為能量“緩衝”,使其過渡更加平滑,當日子接近的時候,會最終完全撤回。現在正在發生!球體已經撤回了。這只是科里從Ra方面得到的最新簡報中的一小部分。

 

古代建造者種族


科里古德的揭露宇宙傳奇中,出現了許多有趣的角色。有時我會插入附註文字,來幫助解釋背後的故事。然而,在我們開始之前,有一個值得討論的重點是,有關"古代建造者種族"的這個概念,它與"一的法則"的關係。首先,有兩種不同的SSP – 科里所在的海軍/星際計劃,以及我知道的其他知情人員的空軍/ 軍事工業綜合體(MIC)計劃。MIC(軍事工業綜合體)計劃主要集中在隱形飛行母艦上,就像我們在“復仇者聯盟”中看到的那樣。他們的飛船技術,未能夠離開我們的太陽系。

總的來說,MIC 顯然成為了“部分披露”的主角,所以海軍/星際SSP仍然可以保密。如果MIC SSP成員受到查問,即使遭受酷刑,他們也只會透露他們的信念- 那就是他們是這裡最先進的部隊。MIC SSP的人們非常清楚,我們的太陽系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宇宙垃圾場”,有各種遺跡- 如水晶圓頂,方尖碑,金字塔和地下城市等。這些遺址中最古老的可以追溯到25億年前。建造它們的人被稱為"古代建造者種族"。關於這些人的認識甚少,是因為所有的文字都被刮掉了,他們的技術大部分都被掠奪了。

 

與"一的法則"的直接關聯


科里與我分享後,我終於意識到,這是直接關係到一的法則的。具體來說,自稱Ra的文明說,它起源於我們太陽系的金星。他們解釋說,他們建造金字塔和方尖碑,並在自己提升到第四密度之前已經達到了一個高技術水平。此外,還有一點非常明確:用我們的時間計大約26億年前,他們已經從金星上的第三密度發展而來。在1996年閱讀到之後,我從未忘記。Klerksdorp球體石頭似乎是智能建造的,被發現嵌入在約28億年前的岩層中。

這可能是一個小的考古線索,以支持這個文明在同一時間段訪問地球的想法。SSP內的數據要大得多。他們在許多不同的古代遺跡中,用先進的方法測得十到二十億年之久。我並沒有馬上確認Ra文明是古代建造者種族,但是一旦能確認的話,就回答了科里提出的許多不同問題了。鑑於科里在2017年12月所見證的情況,神秘雪茄形“小行星” Oumuamua 進入我們的太陽系的確切時機,似乎並不是偶然的。這個宇宙的傳奇故事,你正要聽到的是MIC SSP提供的版本:發現了一艘來自古代建造者種族倖存下來的古船,然後我們進去。再一次,這艘古船被美國宇航局稱為Oumuamua。它可能很快成為我們所見過的最重要的披露工具。

 

無需再費周章….


現在讓我們直接進入科里的最新更新。正如我以前說過的,在不同的時候,我會插入一些背景故事段落,可能你對這些背景感興趣。接下來你會讀到的內容,都是由科里撰寫的,並且是基於他在2017年12月所指稱的親身體驗。這裡除了語法和句子結構的小修改外,幾乎沒有任何修改。

 

科里.古德的更新- 開始


科里:在過去的十個星期裡,我一直在與提拉艾爾進行夢中交流。

[大衛:提拉艾爾是科里自這一切開始以來,一直與與Ra種族合作的關鍵。]

我接收到的大量訊息,都是各個種族為了做好準備,應對球體聯盟中的兩個新的"守護者"種族。

[大衛:球體聯盟中包括球體存有本身,還有五個不同的高級ET種族,包括藍鳥人和金三角人。]

在這段時間內,我也接收到了很多通報。包括與地球聯盟,SSP 聯盟和安沙爾人的幾次會議。我也和岡薩雷斯及瑪雅人,有過非常奇怪而激烈的相遇。

[大衛:安沙爾人是生活在地底下大城市中的人。他們在“一的法則”系列中被多次談論過,但沒有用這個名字。瑪雅人就是源自古代瑪雅文明的一群人,由於那時候與他們有過接觸的ET協助他們進入了太空。]

 

大型會議


這些情況介紹都導致了球體聯盟,超級聯盟和天龍人聯盟之間的大規模會議。

[大衛:超級聯盟是由至少60個不同ET種族的組合,幾千年來一直在地球上進行多種基因項目。當我們繼續時,將會有更多提及他們。天龍人聯盟是邪惡的爬蟲類ET和他們控制下的其他團體聯盟。]

最近我被帶到了一個會議中,在那裡,我們太陽系鄰近五十二顆恆星的球型聯盟代表,地球內部團體以及哨兵,被介紹為我們新的守護者。

[大衛:當科里2016年作為被邀請的嘉賓到金星參觀古代建造者種族的遺址時,哨兵作為守護者出現在那裡。]

後來,藍鳥人和金三角頭人在離開我們密度說再見之前,給我們留下了一個信息。

 

與框包圍


在2017 年10 月中旬的時候。在德克薩斯州普萊諾我的房子,當時我們正準備搬往別處,我正坐在客廳裡。那時是凌晨3 點半左右。我正在想著我們正在製作中的漫畫小說中所使用的插圖,這是一本有趣的漫畫小說,將被命名為“ 守護者回歸” 。我身邊被包裝箱和塑料包裝袋包圍,準備搬往科羅拉多州。在沒有預告的情況下,我發現自己被一道閃光,轉移到了地球軌道某處的瑪雅飛船上。我發現自己身在我以前曾到過的長走廊。我通常在瑪雅船上,都會感受到令人難以置信的“ 充沛” 能量。這次能量更是非常瘋狂的。

 

參與戰鬥


岡薩雷斯趕緊抓住我,開始拉我走向一個雙扇大門,進入一個房間。

[大衛:正如我們之前所說的,岡薩雷斯仍與球型聯盟有聯繫,也是科里在SSP聯盟中的主要接頭人。]

自從他經歷了“ 瑪雅醫治” 事件之後,我能經常看到他微笑的眼神。但是現在,他眼中的表情卻是令人擔憂的。我站穩自己的腳,把手拉住艙壁,試圖停下來,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在瑪雅船上是非常不尋常的活動。我看見瑪雅人拿著巨大的石頭,看起來像巨大的斧頭。他們手持這些東西的邊或“ 邊緣” ,並將它們用作盾牌或武器。他們小心翼翼地進入了我們前方的房間。他們看起來像是正在進行戰鬥。岡薩雷斯告訴我說,他沒有時間解釋,他把我的手臂拉向門口。他表示,他們需要我走進房間,讓自己被看到。他說:“ 這就是你需要做的。我正準備反對,並要求更多的信息,但他已把我推到門口了。

 

在氣泡容器內的爬蟲人


我站在一個房間的開口處,類似我以前接受過治療的房間。

[大衛:瑪雅團體專門為秘密太空計劃及其黑暗行動中的倖存創傷者提供治療。]

我看到大約十幾個瑪雅人站在那裡,把武器指向房間的另一端,那裡有一個人正浮在一個密封的氣泡裡面…… 大約在地板和天花板的中間。我馬上感受到瑪雅人的情緒。他們情緒上非常緊張。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感受過他們會這樣,只感受到他們的和平和愛。然後我注意到,有五到七個瑪雅人躺在地上,顯然已經死了。他們的“ 石頭斧頭” 武器,漂浮在地面上方約2 英尺處。我回頭看著還在房間另一邊漂浮的人。這是一種爬蟲類型的骨骼結構,看起來卻像一個人類。它看起來像橄欖綠色的蛇皮,延伸到人類看起來骨頭,並有一個稍微拉長的頭或頭骨。你所看到下面是一個近似的圖,來自傳統的可用來源,來幫助說明這個場景的樣子。

 

類似最高層的天龍人


有一種奇怪的幻影現象,讓我看不清他的臉或眼睛,但我可以看到,他的面部特徵看起來也相當人性化。我可以看到他睜開眼睛時的裂縫瞳孔。在瞳孔裡帶出了黃色和黑色的有節奏閃光,讓我想起曾經在白色皇族天龍人眼中所看到的。

[大衛:在較早期時候,科里遇上了天龍人帝國的指揮官,一個14英尺高的白色天龍人。

它用眼睛做了非常類似的事,這是一種恐怖的催眠效果。]

這是大約七英尺高,並且有一個非常明確和柔軟的肌肉結構。他赤腳穿著黑色連衣裙,披上一件棕色,藍色和金色的披肩或斗篷。

 

爆炸聲!


這生物轉頭望向我的方向,並開始用藍鳥人稱呼我的名字”Raw-Hanush-Eir” 來叫我。當出現一聲響亮的爆炸聲時,它被炸到’ 哈努什’ (譯註:指科里)中間!那一刻我意識到,我在那裡不是來談判。我在被用作令牠分心,讓其他人能殺死牠。

 

哈努什= 以諾


[大衛:正如我在吉米。丘奇的廣播節目中所說的,’哈努什’一詞似乎與以諾書中的’以諾’同義。準確的希伯來語拼音是khanokh,或者kn.n.kh,意思是:老師,引導者和信使。

以諾書和創世記一樣古老,同樣重要。它描述一個地球上的巨人種族成為吃人族類。這些巨人在得知大洪水將要來臨,以平衡他們所作的業力之後,用以諾去請求仁慈的耶洛因寬恕。他們要求能轉移到安全地點,但被拒絕。非常有趣的是,白色天龍人皇族類似地利用了科里,在太陽閃焰來臨之前,要求能從被困在我們的太陽系困境中釋放出去- 但被拒絕了。出於這個原因,我推測“以諾”本質上是ET世界的一個政治術語,可能類似於“外交官”或“大使”之類。在我們目前的時代,科里似乎被推到這個“大使”的角色。這並不是彌賽亞,也不應該被看作是特別地位,就像卡拉,吉姆,唐和我一樣,只是中介人。科里遇到了很多困難和威脅,並且很難適應所有發生在他身上的奇怪事情。]

 

“你做得很好”


瑪雅人立即充滿了房間,以安置他們的屍體,並保存剛剛被取出的爬蟲人屍體。岡薩雷斯和他們一起衝進了房間,走到爬蟲人屍體旁。然後他走近我,告欣我:做得很好。我仍然有點受驚,絕對不高興我曾被用作分散這生物注意力,以便暗殺牠,卻沒有任何事先警告或解釋。

 

一個天龍人俘虜


岡薩雷斯看到我心煩意亂,他停下腳步,雙手舉高,緩緩深呼吸,然後放下。閉上眼睛,停頓了一下。然後,他看著我說:“ 好吧,我們很抱歉讓你經歷這個。我們正在轉移一個最近俘虜的天龍人,那是一個非常重要人物。幾小時前,我們在非洲大陸深處的一個洞穴裡抓到了他。顯然,瑪雅人高估了他們的遏制技術。” 岡薩雷斯接著告訴我,這爬蟲人在被轉移到一個特別的拘留所過程中甦醒,並開始逐一襲擊瑪雅人。他解釋說,天龍人和超級聯盟,使用這個設施作為一個監獄,囚禁因為違反了他們很久以前達成的某個協議的人。他說他想給我多些信息.​​….. 但是,當時沒有時間解釋。他看著一個瑪雅人,站在一個漂浮石頭控制面板旁,正常地閃出各種顏色,燈光和符號。岡薩雷斯回頭看著我說:“ 讓他們看看剛剛發生了的事情。在我正想問他,所指的是誰時,有一陣閃光。

 

失望他們不能移送活著的囚犯


我發現自己和岡薩雷斯,一些瑪雅人和爬蟲人的屍體一起,在一個巨大的洞穴裡。我們處身在一個地洞,牆壁通向兩邊獨立的高台,在我們上面約90 英尺高。在一個高台上,我看到一些高大的金膚色人,被稱為埃本人。在另一個高台上,有各種昆蟲類型存有,包括螞蟻類及螳螂類生物。這兩個小組似乎都在往前觀看,好像他們正在與我們的視線中的某個人交談。突然之間,感覺像有大量頭腦開始連接到我自己的思想中。他們都在我腦裡回放剛剛在瑪雅船上所見到的事件。在他們斷開連接之前,似乎在我腦裡重複了十幾遍!我還是很困惑,並且從這種折磨中感到一陣陣震驚。我注意到瑪雅人和岡薩雷斯,顯然也正在經歷同樣的頭腦記憶重演。結束後,我注意到,瑪雅人和岡薩雷斯對他們無法活著交付囚犯感到非常失望。我正要走近岡薩雷斯,詢問更多關於剛剛發生的事情,可惜我已被一道閃光送回家了。我決定不放棄追問,並且打算在未來的會面上,要求岡薩雷斯提供更多信息。

 

大衛·威爾科克的評論


[大衛:正如我在電台節目中指出的那樣,很有趣的是,可以把這個事件看作是我們在地球上也看到的同步鏡像。我上次匯報的最新情況顯示,2017年有四萬多人因販賣兒童及有關罪行而被捕。現在這個清理工作,最終正深入深層政府的行動中,其中許多人被列入大約10,000份不同的密封起訴書中。我們聽說,很多高層人士已經被帶到了海軍艦艇,甚至古巴的關塔那摩灣的拘留所。因此,看起來在我們地球上看到的“太空戰”中也正取得類似的進展。具體來說,頂級天龍人精英正在被逮捕,拘留或正受到質疑。上面的重要證人俘虜,顯然可以透露更多的天龍人計劃。瑪雅人低估了它有多強大。既然這天龍人知道科里是誰,和他現在的角色,科里突然出現,能足以分散到他注意力,在殺害別人之前把他打敗。因此,非常有意思的是,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戰爭在地球和太空這兩個方面都取得了勝利。]

 

夢中聯繫和藍色圓球


科里:我盡我所能忘掉岡薩雷斯和瑪雅人的可怕經歷,回到日常“ 工作模式” 。我們有一些項目需要專注工作。幾乎是同時,我又一次在夢中開始與提拉艾爾聯繫。在這些夢境交流中,有人告訴我,我應該準備在未來幾天,與超級聯盟和“ 土星委員會” 進行一系列會議。2017 年12 月16 日星期六,凌晨3 點半後,我的房間裡,出現了一個藍色圓球。我站起來,穿上前一晚擺放在床邊的漂亮衣服。

[大衛:正如我在聖誕節所討論的那樣,這是在正式批准Tom DeLonge UFO披露發生的同一天,這非常有趣。]

當我扣上襯衫時,我想了一會兒,看起來像是要進入蓋亞電視台錄影室,拍攝“ 揭露宇宙” 一樣。然後我面對著藍色圓球,並表示我準備好被傳送了。像往常一樣,我所得到的信息非常少,無法預料會發生什麼,也不能期望我會得到什麼。

 

抵達超級聯盟基地


我到了一個僻靜的地方,靠近木星附近的超級聯盟基地,入口門廳有一些裝飾植物。我立即意識到自己在哪裡,並開始掃描該地區,看看站在旁邊的人是誰。我注意到,岡薩雷斯和三個瑪雅人站在不遠處。岡薩雷斯一注意到我,就跑到我身邊,把陪同他的人員留在身後。他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問道:“ 你準備好了嗎?我回答說:“ 準備好什麼?” 接著告訴他,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岡薩雷斯笑了起來,說:“ 典型的。這可能會更好。免得你緊張不安。我瞇起眼睛看著他,正要進一步評論,岡薩雷斯向瑪雅人點點頭,然後把我引到大廳的一個大門上。我問:“ 這次沒有可笑的紫色西裝吧?” 他笑了,然後迅速回頭看了一眼,走過一群群不同的人,準備參加會議。

 

水中生物


當我們走進大廳的時候,我注意到那裡異常地擠滿了生物。有很多不同的生物存在,一些我幾十年來都沒有見過,一些不太熟悉。在我不熟悉的物種中,有一小群水生物,因為它們的大氣需求而突然出現。有五種完全不同類型的水生物,其中三種沒有腿或腳,只有尾巴。有些尾巴看起來類似你看到的海象(水生哺乳動物),而另一些看起來像是鰻魚。一位從事球體聯盟漫畫小說的藝術家Steve Cefalo ,在這裡繪出了其中一位水生物。你可以在ReturnoftheGuardians.com 找到更多關於這個項目的信息。

沒有腿的三個水生物,被懸浮在浮在地板上的水柱中。水被包含在一個圓柱形力場中,以保持身體周圍的環境控制。這些存有讓我感覺很不自在,當我們走經過它們的時候,我向岡薩雷斯問道:“ 水中的那些生物是否會給你帶來毛骨悚然的感覺?” 岡薩雷斯停了下來,從他的外套裡拿出一個玻璃平板。他看了一會兒就遞給我。他說,他們在我們的海洋裡進行大量的實驗,結論是不太喜歡人類。他們認為我們是這個星球海洋和野生動物的癌細胞。他說,你想做的最後一件事是無意中發現自己在他們正在進行實驗的任何水域。我低頭看智能玻璃平板上的資料。它透露了朝鮮戰爭時期的軍事報告。

 

韓國戰爭事件


根據這份報告,在朝鮮戰爭期間,有一架美國的轟炸機被迫在朝鮮半島的海洋中墜落。這架飛機的機組人員在墜到寒冷的太平洋水域之前發出求救信號。機組人員在墜機事件中倖存下來,在跳入救生筏之前抓到了很多裝備。這架飛機很快就沉沒了,留下三名救生艇的倖存者,相隔大約100 碼。他們試圖用槳來把救生艇聚集在一起,增加他們生存機會。一艘救生筏突然傳出尖叫聲。那時是黃昏,能見度下降。倖存者目睹的是他們難以忘記的事情。他們看到從水中映出來的人形生物,並將其中一名救生艇上的倖存者拉入水中。這生物努力將倖存者拉進水里,但由於倖存者身上的救生衣,他無法成功。從其他救生艇上也聽到尖叫聲,因為更多的這些看上去像人的生物飛到了空中,試圖將倖存者拉入水中。第三艘救生艇的是飛行員和機組人員,他們迅速拿出自己的隨身武器,做好了自衛準備。

 

軍人遭到攻擊


士兵正在掃描他們的附近地區,尋找這些潛水員可能來自哪裡的船隻或潛艇。突然,三名水生物跳上救生筏的邊緣,抓住倖存者。飛行員和另一名船員開火,造成三名水生物死亡。他們把浮在救生筏上的生物遺體留著。倖存者保持背靠背的防禦姿勢,直到日光來臨。兩個水生物的屍體尾巴浮在水中,讓他們的同類把屍體抓回大海。作為回應,飛行員將剩餘的屍體全部拉到木筏上,以便有一個標本交給軍方…… 如果他們倖存下來的話。事實上,倖存的人在八小時後被美國海軍救出。水生物的屍體被取走送去研究,而官方報告則指出,倖存者只是受了墜機的精神創傷,以及隨後發生了一連串鯊魚襲擊事件。我將在3 月18 日,在夏威夷的科納與Joan Ocean 和Michael Salla 一起,對這些生物和有關的海洋實驗,基地的信息進行更全面的介紹。您可以在這裡獲得更多關於“ 揭露浪潮” 活動的信息:http://www.joanocean.com/Seminars.html#COREY

 

力場產生局部空間大氣環境


我對報告感到有點不安,開始環顧聚會上的其他生物。我問岡薩雷斯,是否也有相同的局部區域產生他們需要的大氣環境。他說:“ 是的,就像水生生物一樣,他們每種生物都有一個圍繞著他們的生存環境,可以產生他們自己的星球大氣。“ 現在有一個在我倆中間。”

 

你轉身坐在椅子上


他抬頭看著我們上方的圓頂天花板,然後看甲板下面。他停下來說,這個太空站非常先進,但也很古老。“ 它能掃描到達的任何生物,以便立即復制他們的生存環境。它也有能力在意識層面與每個生物建立交流界面,促成所有各物種能雙向溝通。岡薩雷斯走到一個馬蹄形座位那裡,停下來看看周圍。我問:“ 你今天坐在這椅子上,還是我?他回答說,“ 不,你坐在那裡” ,同時指著演講台上。當我把驚恐的目光,從演講台轉到他站立的地方時,他開始笑了起來。他臉上露出一個很大的笑容。“ 別擔心,超級聯盟和守護者之間的會面,怎麼會是壞事呢?他看看周圍。說:“ 好吧,現在走上台,對自己說:” 我準備好開始了“ 我問:” 開始什麼?” 他只是坐下來,沒有回答我,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我準備好了"


我走到平台,向著群眾。會場裡的每一隻眼睛都在我身上。我能感覺到房間裡眾生的期待。我看著地球代表團。我認得那個人是我曾經遇到過的200 人理事會成員之一。當我想把它弄清楚的時候,我開始變得有些搖晃。我心想,“ 我準備好了” 。緊接著,提拉艾爾和金三角頭人正站在我身後,非常像我在LOC 的SSP 聯盟會議上,初次遇見他們兩人的情景一樣。提拉艾爾對我說:” 我把這些信息傳達給你,請重複一切” ,我同意地點點頭。然後我轉向代表團,開始發言。然後我說了一句話,“ 我們在合一無限創造者的愛與光中歡迎你” 。在這個時候,提拉艾爾和金三角頭人都把手伸前及鞠了躬。我模仿了他們所做的。我感受到提拉艾爾一個非常有意思,充滿愛的能量。看來他比以前對我更開放了自己。我感慨萬分。雖然我沒有哭,但眼淚從我的眼睛流下,看不清會議的地方。

 

超級聯盟打破宇宙法則


我繼續為提拉艾爾說話,但並不真正了解我所說的。有一些宇宙法則的陳述,然後我被引導,談到超級聯盟正在進行的二十二個遺傳基因項目。提拉艾爾讓我說出各代表團的名字和他們來自哪裡。

[大衛:我問他具體情況,他說因為一些故意的保護性協議,在這些細節上造成我的遺忘。這與”一的法則” 中保護自由意志相符合。]

提拉艾爾開始討論這些已經制定的宇宙協議,在海洋上造成破壞的項目。似乎我們本地星團中的五十二顆恆星,都有類似的遺傳項目在進行。

[大衛:這些超級聯邦團體,已經從整個銀河系收集了DNA,並在這些遺傳項目中與我們的基因混合,增強我們以準備揚升。]

然後,提拉艾爾宣布,超級聯盟,就如他們所知道的,很快就會解散,就像無數的其他星系一樣。這完全符合宇宙法則。提拉艾爾進一步表示,不久將再有兩個守護者種族到來,取代藍鳥人和金三角頭人。屆時,新的守護者將會到來,指導超級聯盟,整合和結束這些項目。

 

記住龐塞系統


大約三分之一的代表站了起來,立刻開始發言和懇求。有些人在說話,而大多數人運用心靈感應。

[大衛:超級聯盟的人們相信,他們會在太陽閃焰之後,繼續“管理”我們數千年。他們覺得好像我們是他們的創造,而不是自主的存有。因此,每個代表都被告知,他們將失去對我們的一切控制,所以非常不高興。]

會場裡的某種自動系統中斷了通信。他們中的一些人正想起來說話,但沒有聽到任何聲音。提拉艾爾然後讓我說:” 記住龐塞系統” 。我曾聽說很久以前,在一個遙遠的星系中,有一些超級聯盟組織和一個守護者組織之間發生了某種軍事衝突,就實施了類似的情況。除了地球代表團和我自己之外,這件事似乎對所有人都很重視。

 

理事會的一個席位


代表們回到座位上,等待我再次發言。提拉艾爾讓我說:

“ 人類有很多事情需要克服。在這個新階段,這個委員會很快就會解散。”

“ 人類的” 宇宙家人“ 將協助他們,治愈和引導他們,管理好自己的基因和靈性成長。”

“ 這個委員會的成員將會化身到地球上,直到人類要求他們離開。”

“ 人類將在新的超級聯邦委員會獲得正式席位。”

“ 這些宇宙家庭成員,將利用他們的經驗,作為這些計劃的一部分,以幫助指導這個理事會,在整個銀河系進一步進行的項目。”

提拉艾爾讓我說,

“ 為眾生服務,為合一服務” 。

“ 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

然後他和三角頭人消失了,讓我再一次獨自站在台上。當我向下看,岡薩雷斯所在的座位時,他站起來,雙手做出無聲的鼓掌手勢。我迅速地走到他身邊,他再次抓住我的手肘,帶我走到出口。我們快步走出會議室,走過那三個站在原來地方的瑪雅人。他把我帶回原來的入口位置,靠近植物,轉身向著我。說:“ 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我看著他說:’ 人類不會被幾十個自認為是神的外星人所控制和試驗吧?他笑著說:“ 他們是我們神話中的神…… 但是,是的。這意味著球體聯盟,銀河聯盟中的其中一員,現在將幫助我們脫離天龍人帝國。他們不會為我們除滅天龍人,但會提供支持,讓我們清理自己的房子,直到一系列太陽事件從太陽系中清除掉他們。我們只需要應付人工智能的威脅。“

 

我們將負責剷除天龍人


我感到震驚,說:“ 聯盟是非暴力的,他們將如何面對爬蟲人?”

他說:“ 我想我們必須一起看。經過一系列的太陽事件之後,天龍人將會被新能量驅逐出這個太陽系。”

“ 一個不相容的能量將從太陽發出大約一千年。”

“ 很多爬蟲人會像在先前的循環中那樣,試圖在地球上隱藏起來,並且藏在地球深處。”

“ 人類將負責把他們從他們藏身的地方剷除。”

“ 在那段時間裡,天龍人將無法回到這個太陽系。”

 

一千年的能量場


我問,“ 為什麼只有一千年?”

岡薩雷斯看著我說:” 聽起來像聖經預言,是嗎?”

“ 地球靠近一個超級星門。那些很特別。”

[大衛:我在”揚升秘密” 一書中,檢查了這些數據,發現NASA的數據證實,在我們的太陽附近,有一個巨大的“等離子煙囪”,可能會通向鄰近的星系。]

“ 宇宙法則禁止關閉超級星門為阻止特定的種族旅行。唯一的做法,是阻止他們進入超級星門附近的系統。人類經過揭露和太陽事件之後,爬蟲人就不是什麼威脅了。”

我問:“ 誰管理這一千年間的能量場呢?”

他說:“ 這個一千年的能量場,似乎是宇宙網周期和能量流動的一個自然部分。”

他說,” 根據他的資料,這不是由銀河聯邦設立的。”

那時候,一個藍色球體又一次出現了,並且呈鋸齒狀。參加這個會議的一些存有,看到那顆藍色球接近我的胸部,然後就把我從那裡帶走了。

 

第二部分:安莎爾和“小行星”OUMUAMUA(奧陌陌)

 

安莎爾人的殿宇綜合場


科里:我希望被傳送回我的臥室,但是我發現自己站在安莎爾人的殿宇綜合場。

我看見卡麗和她的妹妹,臉上帶著很大的笑容走向我。

他們用熱烈的擁抱和我打招呼,把我引導到一個能通向他們曾經所在的地底城市的洞穴大廳。我們登上了一部安薩爾公交車,進入了時空異常。我們登上了一個圓頂屋頂,有一個類似直升機停機坪的登陸平台。我們走進了屋頂的一扇門,然後很快就進入了一個有兩根橢圓管落入地板的小房間。那裡窄得只能讓一個人通過。當時我同行的代表開始站在管子裡,兩個兩個地向下降。輪到我的時候,我走進了管子,期待下降。儘管我看到其中一位代表的頭在我的下方消失,我感覺自己站在穩固的地上。當我下降時,我的感覺就像坐電梯下降一樣。我們走過了大樓,那裡有許多安薩爾人走來走去做日常事務。

 

飛行像超人


我注意到人們進入的地方。他們看起來好像正在穿過沒有門的堅實牆壁一樣。我們跟著一群人走到出口,當我們穿過牆壁時,我感到一陣快速靜止的刺痛。當我們出來四處看看時,我注意到我們像身處安薩爾人城市的一個鄉效地區。我們走到一條非常狹窄的街道上,發現不同年齡的安薩爾人,都能像超人一樣走路和飛行。這是相當驚人情境。我注意到,居民們正在忙碌著,正在做著正常的事情。幾乎沒有噪音污染,甚至聽不到我習慣聽到的背景噪音。這是非常安靜和寧靜。然後我被引導到一個非常大的圓頂建築,這是卡麗和她姐姐住的社區。

 

成長機會


有人告訴我,我將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 成長機會” ,我將在明年遇見。

[大衛:這通常意味著你需要在靈性道路上努力克服某種困難的業力。苦難被視為“一個法則”中的一個“機會”。]

他們也準備在不久的將來,在儀式上準備我來迎接守護者。我被告知要保存這些信息,以及我現在與她的人員的大部分對話。

[大衛:他收到了一些關於我個人的信息。我發現非常有趣,它完全改變了我正在編寫的書”在夢中覺醒” 的方式。]

我被告知,在準備期間,我被允許在短時間內陪伴著安薩爾人。我會在今年晚些時候, ,回來一段較長的時間。我擔心沒有衣服或洗漱用品。卡麗留意到我的關切。我還未說出來,她就回答說:“ 我們將滿足您的所有需求。

 

私人住宿


她走到一間帶床的小房間,向床頭的相關物品示意。我看了一眼,看到的衣服好像是出自1980 年代Sears or JC Penney 的產品。還有一小袋洗漱用品,看上去也像那個年代的。我和他們在一起,將過了幾天時間。當我在那裡時,我需要在兩個不同的時段採取正常的睡眠週期。安薩爾人並沒有真正入睡。他們每隔幾天,就在一張蛋形椅子上,花四十分鐘左右的時間休息。

在我逗留期間,坐在一張蛋形椅子,學習接入他們的神經網絡,岡薩雷斯走進房間。他看起來筋疲力盡,又瘦又憔悴。

 

岡薩雷斯和巨人


他似乎知道我在房間裡,正在四處尋找我。我站起來,帶著謹慎的樣子走過去。他看到我朝他走來,掉進了附近的一把空椅子。我坐在一把椅子上,接上它,引導我朝他的方向走去。我告訴他他看起來像在地獄。他的回答是,基本上他是剛剛從地獄回來的。我立刻很好奇,請他解釋一下。他告訴我,他已經和一群紅發巨人難民交手了一年多了。他說,這些生物大部分都受到嚴重創傷,而且非常難預測。

 

他們曾有一個偉大的帝國


他繼續告訴我,這個紅發巨人種族曾在不同的時期,統治過地球表面大片地區,在最後一個冰河時期前後。他表示,他們覺得自己被創造者拋棄了,只能靠自己生活。他們現在知道,在上一個冰河時代之前,他們的“ 造物者種族” 大部分都被毀滅了。

[大衛:當我向科里詢問這件事時,他再次確認,這些巨人是由大約5.5萬年前在我們現在稱之為南極洲的地區墜毀的。這是以諾書和其他經文中提到的’墮落的天使’。就宇宙的歷史而言,他們似乎就是在我們的太陽系中,摧毀了自己星球的種族後裔,那裡形成了小行星帶。]

https://hughnewman.blogspot.hk/2014/03/hugh-newman-interviews-jim-vieira.html?m=1

 

生存的巨人


岡薩雷斯說,除了其他事情之外,前亞當人利用這些巨人來執行他們對人類的統治。這個帝國也通過利用他們的基因,透過基因實驗來強化他們的身體,像我們之前描述過的那樣。當前亞當人消失的時候,人類就轉向攻擊巨人們。倖存的巨人不得不住在地下或靠近洞穴的表面。他們正在面對他們以前從未遇到過的飢餓和疾病。他們會去狩獵以獲取任何肉食。這些狩獵者中的很多人會帶著人類俘虜回來,然後他們會一次吃一個。從冰河時期/“ 亞特蘭蒂斯” 大災難,到近代的歷史中,人類開始崛起,並變得更有組織化,這種情況持續了數千年。

 

他們保持隱藏


此時,人類群體開始狩獵巨人。許多巨人家庭被這些人類狩獵者追捕和殺害。這使他們越來越深入地下,越來越難以找到他們身體所需要的大量營養食物和卡路里。許多人因為無法適應內在地球而死亡。他們很快成為少數先進的地底居民的威脅,因為他們狩獵,令這些群體中的一個絕種了。這是對這些巨人極度痛苦和焦慮的時刻。許多他們的皇室和祭司階層人員,都使用古代建造者種族和前亞當人技術,進入休眠艙裡了。這兩個階層的紅發巨人為其餘下的人留下了明確的指示。他們要保持隱藏,他們管理著族群的人數,以便能夠在所在的少數保護區中生存。這些地區有各種類型的魚類,貝類,地衣和真菌,可以維持他們的小數人口,直等到指定時間他們回歸。

 

拒絕接受治療


岡薩雷斯說,他一直試圖與這個種族達成協議,讓馬雅人下去,為他們提供治療。他們在地下出現了創傷和身體問題,飲食幾乎無法維持。他接著告訴我說,這些皇家及祭司階層中的大約二十六個人,已經從休眠艙中醒過來,並回到倖存的巨人哪裡中。這些巨人中的大部分,都在由陰謀集團或者天龍人控制的設施中。他表示,超過130 個這些休眠中的生物被帶到這些地區。在這些設施中的巨人,是一個完整的統治階級家庭。岡薩雷斯說,庇護所中的巨人們心理混亂,根本無法處理他們。他說他們完全不講理。他們拒絕接受治療,等著他們的皇室及祭司的其餘人員歸回。自從聯盟和安薩爾人過去,解放了其中一些人以來,巨人們都期望他們能夠解放其餘的人民。

 

你想怎樣才能標記?


岡薩雷斯目前還無法說服他們中的任何一個,接受瑪雅人的醫治,然後一起努力尋找和救出其他人。他說,去年當他被要求離開安薩爾人城市的時候,他正處於一個巨大的混亂中,因為他當時展示出一些不穩定的行為。他說,在他接受治療之前,他們對他的反應,比現在更加敏感,這是非常奇怪的。當他坐下時,我看到他眼中閃爍的光芒。他笑了笑,問道:“ 我下次的任務你也一起去吧?”

“ 這不是第一次和一個想要吃你的人交談。”

我笑了。“ 只要它不像那些白色皇族天龍人類似的經歷,我就可以一起去了。”

他向我保證,安薩爾衛兵在場,並不存在危險。

 

長老們對我變得友善


卡麗和她的姊妹然後來到這裡,加入了我們的談論。看到卡麗家族的其他家人,對岡薩雷斯作出反應是很有趣的。他們會與他保持距離至少二十英尺。

[大衛:這正是皮特·彼得森最近所說的,當他們在我們身邊的時候,是個同樣的群體。他的人稱安莎爾人為高白人。]

當岡薩雷斯進來的時候,我注意到,老人很快起來,帶著孩子們離開公眾地方。我注意到,當我第一次來的時候,安薩爾人面對著我,都是一樣的反應。他們會伸出手,讓他們的孩子不要太接近我。他們聚集在一起看著我,好像正在私底下議論紛紛。當他們看到卡麗幾次攙扶著我的手臂,帶我進入用餐區及與其中一位長老說話時,他們的反應開始有所轉變。在岡薩雷斯剛到的那一天,孩子們走得很近,我伸手去摸摸他們,雖然我被提醒不要這樣。之後不久,長老們對我變得友善,我開始可以和他們有更多的互動。

 

迎接守護者的時間


長者比年輕的安薩爾人高約兩英尺。他們看起來很虛弱,手腕和其他骨頭都顯得非常薄。

[大衛:這恰恰又是我最近從皮特那裡聽到的一句看似不相干的通報中所說的話。隨著這些人的年齡增長,他們最終會變得更高。]

大部分長者並沒有四處走動,而是像超人一樣飛來飛去。我發現自己十分驚訝,因為我看到他們慢慢升起,轉過身,然後慢慢地飛走。卡麗,她的妹妹,岡薩雷斯和我,一起聊了一會兒。但我們聊天完畢之後,我就被告知,現在該是“ 哈茹什” 迎接守護者的時候了。我們很快就要去土星大使館的會議了。我告別了卡麗家族的成員。

 

一個慶祝儀式


然後,我們回到了安莎爾公交車上。我們飛出時空異常,回到洞穴裡。我們走過了走廊,回到殿宇綜合區。當我們到達大圓頂的房間時,我看到七個不同的地球內部團體的成員列隊走進潔淨室。我被帶到了前面,進入了潔淨室。我們完成了清潔儀式,穿上了長袍和涼鞋。卡麗的腰部掛著一個淺棕色的包。她把我的衣服放進包裡。然後,她抬起頭,告訴我將要舉行儀式,我將和他們一起分享儀式的榮譽。有人解釋說,儀式的目的是慶祝和準備與守護者會面。我告訴她,這是我的榮幸。她看起來很開心,很好玩。在維持時間線方面,似乎沒有任何顧慮或注意。

 

伊西斯的藥酒


當我進入這個地方的時候,我注意到身邊的每個人,都帶著同樣興奮的能量。然後,執行了一個像引導祈禱和冥想的儀式。在結束時,酒杯載滿了"伊西斯的藥酒",在各人中間被傳遞。

[大衛:一的法則中透露,Ra,伊西斯和其他歷史悠久的埃及傳說人物,原本是正面的,但他們的故事後來被負面的陰謀集團宗教團體所採用。]

我拿了一杯,像拿了一杯香檳一樣。卡麗注意到了。她微笑著舉起杯子,揮一揮手,動一動嘴唇,彷彿在祈禱。她用雙手捧著酒杯,慢慢地聞了一下飲料。然後,她拿起酒杯,稍微舉高一點,然後喝了。我盡了最大的努力,重複了她在喝這杯藥酒之前所做的一切動作,這種藥酒一開始是甜的,但回味時有點微苦,類似於咀嚼花瓣。我按著我的感受,改變了我的面部表情,卡麗和她的妹妹看著我,都笑了。

 

一個巨大的喜樂


我被一種強烈的歡欣感覆蓋我。我感到與所有地球內部團體,都存在著一種奇怪而又有力的聯繫。一切結束後,他們開始互相擁抱,擁抱我。房間裡有很多的歡樂和興奮。然後他們開始做一些類似用喉哼著的唱詠,同時仍然相互擁抱和拍背。我注意到卡麗的妹妹走到我身旁。我看著卡麗,她揮手叫我過去。然後,我們三個人走過通道,回到那個迎接我的圓頂房間。有兩個安薩爾人守著每一扇門,就像上次一樣。

 

與歐米茄集團一起登上飛船


我們走向另一條通道,回到城市曾經所在的洞穴。我觀察到一個停在洞穴地板上,非常大的碟形飛船。當我的眼睛移到洞穴的較暗的地方時,我可以看到一個從飛船伸出來的斜坡。然後我看到歐米茄集團的三名男子正在坡道底部等著我們。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穿著藍色的連身衣。在他們衣服上胸前左側有一顆黃色的八角星。我登上了飛船,並坐了下來,我看著安薩爾代表團的其他人,慢慢地也找到他們的位置坐下來。卡麗和她的妹妹來到坐在我身邊。卡麗傾身告訴我,我們要回到土星附近的基地- 去見“ 土星委員會” 。

[大衛:這是另一個與一個法則的直接聯繫。土星委員會是守護者管理我們太陽系的本地中心。正如我在廣播節目中所說的那樣,在UFO社群中,已經播放了關於這個小組的負面信息,使它說成很邪惡。在“一法”中絕對不是這樣說的。]

 

見證人


當我們到達時,我們遇到了更多軍事外觀的歐米茄集團成員。隨後我們被護送,進了會議廳。我上一次來到這裡,除了卡麗和哨兵之外,房間裡是空空蕩盪。這一次,大約有四十名來自地球內部的代表。在房間的盡頭,還有一大群人站在一起。我仔細看了一眼,看到米卡從人群中向我揮手。卡麗指示我前去,參加另一個她稱之為“ 見證人” 的小組。當我開始走過去迎接米卡時,我驚呆了,提拉艾爾和金三角頭人,突然出現在房的中間。

 

你是第53


提拉艾爾迎接我,並要求我數點“ 見證人” 人數。我數了52 ,並把這個數字報告給了提拉艾爾。他說,你是五十三分之一。他用手表示,我應該加入他們的行列。我加入了米卡,他問候我,好像多年沒有見過我。他非常興奮,他開始把我介紹給我們附近的人。

[大衛:米卡來自曾經訪問過地球的人類ET組織,被稱為奧爾梅克人。他們在中美洲留下了像他們一樣的巨石頭。]

藍鳥人通過科里把我們介紹給了奧爾梅克人,並且說,當我們在地球上經歷揚升過程時,他們將能夠幫助我們。奧爾梅克人最近才在他們的星球上擊敗了天龍人- 是在他們三代人之前的事。他們解放了三百年。米卡說,現在在這個房間裡的所有存有,在他們的星系解放之前,已經和藍鳥人或金三角頭人聯繫過了。各個地球內部群體,逐一走近守護者。然後,他們會鞠躬並與守護者溝通。

 

出現了哨兵


當地球內部群體與監護人見了面之後,哨兵出現了。

[大衛:哨兵是一種灰皮膚的人類群體,以前只是出現在大量古代建造者種族的遺址當中,科里在金星參觀時當地的守衛。他們似乎像是這個早已消失的古代建造者種族社會的後人。他們不是人工智能,但似乎是來自另一個領域的某種形式的投影。對他們了解甚少。他們通常不會出現在其他SSP活動中。岡薩雷斯是唯一一個從這裡見過他們的人。]

哨兵迎接監護人,開始溝通。

 

擊敗負面勢力


當這個溝通開始的時候,舌頭和條紋都在閃爍著許多不同顏色的光,並且在群裡飛舞。這個燈光秀在監護人和哨兵周圍閃爍。我不知道在這段時間裡,他們傳達了什麼。當這次會議結束,每個人都在房間正中間的一個巨大圓圈周圍站起來。提拉艾爾再一次通過我向大會致詞。他表示,那些緩衝宇宙能量波和隔離我們太陽系的球體,現在幾乎完全撤出我們的現實了。他進一步透露,許多負面的ET 集團或是在增援,或是隨著戰爭的升級而逃脫。然而,截至2014 年底,銀河聯邦圍繞我們太陽系建立的封鎖,阻止了這一切逃脫。有人解釋說,這些負面力量的唯一途徑,就是通過宇宙星門系統逃走。提拉艾爾指出,所有宇宙星門旅行,都受到銀河聯盟的嚴密監控,以追查任何能夠逃脫的負面人類或非地面人類。設法逃脫的極少數人,將終身在逃。

 

提供支持和會見新的守護者


提拉艾爾之後藉我向見證人講話。他告訴我,每個證人都是這種高維度信息的渠道。我們的任務是將這些知識,帶入每個星系內的群眾意識中。還有人說,我們每個人都來自銀河聯邦的各個團體。來自同一個靈魂群體的成千上萬的生物,回到了我們的大家庭。我們每個人都為每個星系,提供了充沛的精神和物質上支持。這是通過這個充滿能量的過渡,在每個星系裡完成的。當時揭示說,我們將會見兩組新的守護者組織。而且,隨著我們進入高能量的過渡期,隨著我們適應了過渡期的後遺症,當我們成功通過這些時,我們將能與這些守護者組織,進行經常的溝通。這種關係,將有助於安全地引導我們進入真正的自我管理時代。

 

藍鳥人回歸他們原來密度


我們被告知,準備向新的守護者介紹自己。房間裡閃爍著燦爛的藍色光芒。我感覺到我體內的每一個分子開始振動。這個房間充滿了上千個藍色球體。現在我們面前有兩種更高密度的生命體。我看到眼前的提拉艾爾,他和我曾經見過的另外兩個藍鳥人,拉尼艾爾(Raw-Rain-Eir )和拉馬艾爾(Raw-Mare-Eir )。他轉向一群見證人,說他和其他兩個藍鳥人,不再在我們的現實中顯化了。相反,他們會通過我們的夢與我們經常聯繫。他表示,我們每個人都在做重要的夢工程,並與我們星球上的其他人一起訓練。我們預料到這方式將會大大地增加。我們每天晚上,都在星光層面與學生們的教室裡。自從成為代表以來,我們一直在做這個夢工程,而我們的高我,已經屏蔽了我們記憶,忘記了大多的細節。在去年夏天的日蝕揭露事件中,我聽到很多人都在談論,在夢境和清醒狀態下,接收到信息。

我們剛剛推出了新的“ 全面揭露項目” 網站,全部18 篇報告,都可以在www.fulldisclosureproject.org網站免費瀏覽。

 

我們必須成為自己的救星


提拉艾爾說,我們已經到了必須下決心,要成為自己的救星的地步。我們正處於“ 大覺醒” 的開始,這將導致我們自己的意識復興。他表示,許多星際種子來到這裡,為要體驗這種密度,並在過渡期間提供有力的援助。這些人現在已經完全覺醒到了他們預定的使命。他還表示,由於我們整個太陽系,正在經歷激烈的大幅度增長,我們的顯化能力顯著地增強。他表示,如果我們開始利用我們的經驗和技能,來進一步協助我們意識的快速擴張,我們將發現顯化最佳現實的途徑。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決定接受任務,並協助要求公開隱藏的技術。我們可以選擇做我們力所能及的事情,來幫助人類的靈性和意識增長。提拉艾爾和其他藍鳥人,以及金三角頭人,指示我說,“ 為眾生服務,為合一服務” 。然後,他們把兩隻手掌伸向前,向代表團的每一組人員鞠躬。當他們向一群見證人鞠躬後,他們就慢慢淡出了大家視線。

 

回家去


新的守護者向我們講話,並開始給我們一些宇宙基本規則。他們告訴我們,這個時候不要分享這些信息。甚至包括對他們外觀的任何描述。然後他們就消失了。房間裡的人充滿激動之情,當藍色球體來到房間時,把每一個見證人,一個一個的帶出了房間。卡麗向我衝來,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她從包里拉出我的衣服,指著一個地方讓我換衣服。我遞給她長袍和涼鞋,在我們兩個人身邊,一個藍色球體耐心地等著。我表示我已經準備好運輸了,很快我就回家了。我希望能夠回到地球內部團體那裡,但是卻被送回家了。根據時鐘,我只走了大約10 分鐘,雖然我感覺好像我已經離開了家幾天了。

 

準備與SSP會面


像往常一樣,經過這類型的經歷,我都會花上數天深深地思考。我經常深深思考,不理會周圍的環境。我頭腦中的每一個細節,都是如此的清晰透徹,以至於我常常感覺自己彷彿被拴在地上。然後,我收到一個消息,說我應該準備在月球行動司令部與秘密太空計劃聯盟會面時,我很快就被拉到那裡。我確定他們想要就之前的事情,做一個完整的報告。我對這次會議,感到有點緊張。畢竟,SSP 聯盟因著上次西格蒙德成功從我身上提取了敏感信息,而被迫向我特別隱藏。我感覺到要對兩位受人尊敬的SSP 聯盟成員的死亡負上責任,同時還有其他受害者。

 

退休人員社區


岡薩雷斯最近告訴我,在我搬到科羅拉多州,那裡有一個龐大的退役空軍和中情局人員社群。當我在萬聖節與我的兒子走過來與鄰居見面時,這一點得到了證實。他們中的一些人曾經為政府機構工作過。直接住在我家對面的夫婦,是從中央情報局退休的地質學家。有人告訴我,在我家附近放置了許多傳感器和設備,以監測當我被訪問或被外星組織接走時,發生的任何類型的能量或大氣變化。

 

球體在足球場


我被指示開車去當地一個屬於當地學區的足球場,等待被接走。凌晨2 點左右,我上了車,開到指定地點。我在車內等了二十分鐘左右,天空中出現一個白色的球。是非常明亮的,正從天空降下我的方向。然後白色球體消失了,就像一個泡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我之前去LOC 時坐的飛鏢型飛船在眼前出現。飛船緩緩飄落,落在我停車的地方和足球場之間。讓我要走一段路才能登上去。當我走上前,門開了。我看了看,只看到前面的兩名船員。其中一人向我示意,進去及扣好安全帶,我從座位坐下來,我們就離​​ 開了。

 

月球行動指揮部


不久,我們接近月球。月亮從天空的一點點,變得如此之大,以至我們似乎要撞上去的風險,這真是太神奇了。我們從火山口經過,進入LOC 不止一次了。有一種導致幻影效應的技術,隱藏LOC 入口。它在這個時候仍然在運作中。一旦掩蔽技術失效,我可以看到LOC 下面散佈著綠色,紅色和白色的閃光燈。我聽說已經預備好降落地點,我們直接飛到LOC 附近的坑口。當我們進入LOC 所在的熔岩洞穴時,我可以看到鐘形結構的一部分露出洞穴的地面。我可以看到飛機起降的兩個灣區。飛機頭部向著不同的方向停泊,就像在這種情況下,它們會經過不同方向熔岩管起飛的那樣。我們降落在其中一個灣區,從飛鏢型飛機下來。機組人員沿著平台走下台階,從一些金屬台階下來。

 

乘坐電梯走進更深的地下層


岡薩雷斯遇見了我,他穿著美國空軍的制服。我看著他說:“ 回到這個老玩笑了,呃?然後,他做了一個嚴厲的臉,說:“ 把這句剪掉” 。我們走了幾趟樓梯,然後去了一個小電梯。一位年輕的女子,正像岡薩雷斯穿著的那樣穿著類似的制服,站在那裡。她向我們打招呼,並告訴我們,在我們訪問期間,她將是我們的陪同人員。她把我們送進電梯,一張卡通過讀卡器,然後把手放在某種射頻掃描儀下。電梯開得很快,我沒有時間去關注我們經過的樓層。我發現現在自己深入LOC 地下的層數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深。當我環顧四周,我有點失望。我所看到的只有門和走廊,就像你在地球科學設施上看到的那樣。我將與一些藝術家合作,幫助我繪畫出在LOC 上獲得進入的新樓層的樣子。

我將通過SecretSpaceProgram.com 和Jordan Sather 的十二部分新的網絡研討會系列“ 秘密太空計劃揭露” 發布它們。

 

參加SSP聯盟


我被引導到一個類似於我以前見過的樓層。那裡有很多會議室,還有一個大型電梯,在通道的盡頭。岡薩雷斯和我被帶進會議室。坐在會議桌旁的幾個人立刻站了起來。當我們走進來的時候,我掃視了一下房間,看到我之前遇到的一些SSP 聯盟成員。他們看到岡薩雷斯和我很緊張。然後我回頭看了看桌子的盡頭,驚訝地看到西格蒙德坐下來,向我奸笑著!

[大衛:西格蒙德是一名高級空軍上校,由於MIC SSP在史詩式驚喜中向人類披露,因此被認為是一個關鍵人物。我們會突然發現,我們已經有航行星際能力的飛船,並在整個太陽系中,發現了“古代建造者種族”的廢墟。部分“揭露”包括這樣的想法,即在我們的太陽系中,沒有發現真正活著的ET–只有古代遺跡。這個意外揭露的目的,是為了在聯盟最終擊敗他們時,可以擺脫大眾對深層政府的任何指控。西格蒙德曾十二次,在不同時間綁架和折磨了科里,並利用他“供出”了SSP聯盟的成員身份。然而,從科里的頭髮樣本顯示,西格蒙德知道,找到的微量元素必定是從地球以外沾來的。他調查徹底,最終發現科里所說的海軍/星際SSP是真的。發生這種事情之後,深層政府的特工,顯然試圖把西格蒙德干掉。我們終於發現他不得不逃跑了。]

 

直覺感應?


我對西格蒙德說:“ 哇,你怎麼會來到這裡。我繼續說道,“ 在我發表完我的報告之後,感到有些震驚,我覺得你好像是在滲透SSP 聯盟。”

西格蒙德站了起來,開始對我大喊。”

他說我不知道他放棄了什麼。他大喊:“ 我失去了一切!”

他用手指指著我的臉,說道:“ 直覺感應?放屁!”

其中一個男人說:“ 請坐,我們可以開始了。”

 

你仍然不相信?


我坐在那裡,那時岡薩雷斯正交待有關和瑪雅人在一起的詳細及機密匯報。他還描述了他和瑪雅人一起拜訪過的其他生物。然後我被要求提供最近與球體聯盟,安薩爾人和超級聯盟的會面報告。當我匯報的時候提到藍鳥人,西格蒙德發言說他並不相信。

我問道:“ 即使你看到這一切,又加入了SSP 聯盟之後,你仍然不相信?”

他回答說:“ 我看到了第一次LOC 會議的視頻。我看到了藍色大鳥。大家都看到,我只是不相信他。”

他接著說:” 他已經看到過各種可以讓大家看到這些東西的投影技術。”

 

 北韓可能是一個觸發器


然後他斷言說,他認為“ 北歐人” 正在再度把我們的頭腦搞亂。當會議重新開始的時候,我正想問他:” 再度” 是什麼意思。我完成了匯報,回答了十幾個問題。其中一名男子開始談論MIC SSP 計劃向公眾披露某些信息的時間表。正如我之前提到的那樣,討論了與北韓進行戰爭,藉以揭露隱藏的技術。我們還談到了前Blink-182 樂隊的吉他手,湯姆· 德隆吉(Tom Delonge )對主流媒體認可的不明飛行物披露工作。

 

修復背後的妥協


我問他們為什麼德隆吉不和UFO 社群的人合作?

西格蒙德立即接著上一位回應者而回答我。他說,“ 因為這是某種形式修復背後的妥協。”

他接著說,UFO 社群已經被MIC 的特工滲透了,幾十年來一直把假消息餵食專家們。

他接著說,多年來他親自參與了這個社群的一些心理操控行動。

他說,UFO 和神秘學社群也被他所謂的“ 光明會路西法秩序” 所滲透。

他說,這個小組試圖用“ 光明會” 的宗教思想,植入這些社群中。

他說很多有影響力的人,都是這個秩序的成員,或者讓自己受到這個思想所影響。

我插話說,“ 我還沒有看到這方面的廣泛證據。我所處理的大多數人都渴望成為服務對象。我知道有一小部分自戀者和反社會人士,會攻擊光工作者,但我只遇到過少量那種能量的人。”

 

沒辦法放棄飛碟宗教


他不理我,說:“ 一旦撒旦崇拜和販賣人口的秘密被公開出來,任何與路西法或撒旦崇拜有聯繫的人都會逃跑及躲藏。民眾不會在乎這些社群之間細微或明顯的差異。他們會把他們全部放在一起。”

其中一個人評論說,在這一切公開之後,他預計很多人會回到童年時期的保守派教堂和信仰體系中。

岡薩雷斯發表了不同意見。

我對這個理論也有懷疑。在這些網絡中,若有一些牧師和神職人員被暴露罪行之後,如果仍有人返回有關的教會,我會感到驚訝。

西格蒙德似乎再次忽略所說的話。他表示,這些社群已經被玩弄了很多次,他們沒有辦法把自己的“ 不明飛行物信念和專家情結” 放下一邊,實際上卻是混合在一起。然而,這類型的組織,正是我們需要妥善地要求他們披露的。

 

他們為什麼?


他說:“ 現在想想看,在這個社群裡,羅斯柴爾德公然企圖煽動” 內戰“ ,同時企圖詆毀這個領域的一些人,這個社群是如何反應的。

[大衛:這是直接提到我們所謂的黑暗聯盟的努力。包括對科里,埃默里和我自己的死亡威脅,以及大規模的持續抺黑行動。]

西格蒙德然後說:“ 為什麼空軍和國防情報局選擇通過UFO 社群公佈這些技術?

他接著說,國防情報局和空軍決定,他們需要披露某些不能直接聯繫到UFO 社群的信息。他們計劃把基本的細節都揭露出來,甚至會把最踏實的UFO 研究者都排除在外。我們繼續討論其他一些話題,包括我們收到LOC 的“ 飛越之旅” 和有關熔岩管通往一個設施將被稱為“LOC Bravo” 。

 

我對你們都有好感….


領導會議的人把我們的注意力集中在一個從天花板上降下來的大型智能玻璃平板顯示器上。西格蒙德站了起來,說:“ 我對你們倆都有好感。” 他走到監視器旁邊,說話時盯著它。

他表示,他們一直在監視那些似乎是我們太陽系的廢棄太空飛船。這將被證明是NASA 和主流媒體稱為Oumuamua 的雪茄形“ 小行星” ,並在同一時間得到廣泛宣傳。當船靠近球體聯盟建造的外圍屏障區時,就開始對船進行了監測。SSP 估計這艘飛船沖向外圍屏障時會被撞毀。當它順利通過了那個地區,對這艘飛船沒有任何不良影響,他們感到震驚。事實證明,當時屏障已經耗盡,但這是SSP 聯盟第一次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

 

讓你聽聽我們發現了什麼東西


西格蒙德驕傲地誇大說:“ 我已派遣了一個探險隊,去看這個飛船是誰的。讓你聽聽我們發現了什麼東西。突然間,我們開始在監視器上看到各種讀數和遙測。我也可以聽到,聽起來像一個舊美國宇航局無線電傳輸一樣。隨著一名飛行員報告他的位置,發出嗶嗶聲,以及他正在試圖停泊飛船。這持續了大約五分鐘,因為我看到兩艘船越來越靠近在一起。

當飛行員與他們接近的物體的旋轉相匹配時,可以看到一個長長的雪茄形結構,外面有一些看上去像冰的閃光塊。它顯然是由石頭組成的,看起來好像經過了許多流星碰撞。

這個視頻突然出現,一些穿著太空服的人,正在把自己推向一個看起來像是從岩石鑽出來的洞。

 

進入飛船


航天飛機與神秘的飛船靠近,看起來像一個金屬橢圓形穹頂,在大約三分之一的機身下方。它似乎已經被多次破壞,並且由於明顯的碰撞而充滿了洞和凹痕。在接下來的場景中,你可以看到這些人在一個無重狀態下,胸前的燈,頭盔和手腕上的燈。他們分開,通過太空服的通訊系統互相交談。其中一個,從地板和牆壁上的冰渣中收集樣本。同樣冷凍的有機污泥也在船的外面。它看起來像已經被凍結的泡沫狀,骯髒的湖水。這船顯然是非常古老的。它已經多次被未知的種族登上,並被奪取有關技術。西格蒙德說,當他們測試了污泥後,他們確定這部分是原來船員的部份遺體。從牆壁,天花板和地板上取出了許多面板,留下了曾經放置過技術設備的空間。

 

“我發現了!”


當他們環顧四周的時候,其中一個人喊道:“ 我找到了一些東西!我看著那個帶著相機的男人,將自己推進經過幾個地板和天花板打開了的面板,走到他被指示到那艘船的底層。他進入一個看起來近期已經被打開過的房間,面板楔在牆上,幾乎擋住了門。視頻展示,現場接著是兩名男子,他們拍照和錄影,那裡像停屍間,抽屜被拉開後,發現一些生物屍體。

 

水中生物


桌子上是一個奇怪生物僵硬了的屍體。它看起來有點像翼手龍,蒼白的皮膚幾乎是白色的。他們拉開其他抽屜,看到其他幾種生物。其中一種生物呈橙色或桃色,起初以為是哺乳動物。後來我發現,這是某種水生的,似乎與魷魚或章魚有關。它大概有10 英尺高長,手臂和腿上有觸手。三根長手指和腳趾伸出觸手。微小的,幾乎看不見的吸盤位於腋下區域和手上。這證實,這是原來的船員之一。他們發現,很多船的公共區域曾經用水加壓。

 

這是什麼技術?


他們繼續收拾屍體並運送到船上。當他們這樣做的時候,屍體開始散開,漂浮在他們所在抽屜的周圍。其中一名男子抓起一塊面板,像刮刀一樣用來刮去剩下的遺體,並將其裝入袋中。岡薩雷斯問道:“ 這是誰的技術?

西格蒙德看一看我們倆,然後回應。“ 嗯,我們只能把這生物追溯到十億年前少一點。我們追踪它的軌跡,發現來自一個不太遠的星系。數百萬年前,這顆飛行器被我們的太陽拉到我們的太陽系中,顯然已經停留在這個系統的軌道上了。

 

這會是古代建造者種族嗎?


岡薩雷斯說:“ 那麼這是古代建造者種族嗎?”

西格蒙德微笑著,慢慢地把食指指向鼻尖。這表明岡薩雷斯是正確的。岡薩雷斯開始提問的速度比西格蒙德回答的更快。西格蒙德舉起手來表示岡薩雷斯應該停止說話,他做了。

西格蒙德然後說:“ 是的,我們確實找到了一些令人驚嘆的技術,儘管其中的大部分很久以前已經被刪除了。

然後他說:“ 但是等等,你還未聽到最好的部分!

 

文字和圖形


然後,他繼續播放視頻。在此刻,有人興奮地喊出,他們找到了別的東西。視頻顯示他們進入一個房間,牆壁和天花板上有兩種文字和圖形。有幾個這樣的房間。令人興奮的是,這是我們第一次見到古代建造者種族的作品。SSP 深知,在我們曾經發現的所有其他古代建造者種族的遺址中,任何書面的銘文都被刮掉了。這就好像後來的一些相互競爭的ET 種族,想要摧毀他們重建歷史的任何能力。有一些非常複雜的象形文字,以及由長線,破折號和圓點組成在牆上的大量字形。

 

多維語言


西格蒙德說,他們在地球上已經知道了類似的古代語言,還有在我們本地星際鄰居中的一些恆星。他說,他們能夠很容易地破譯字形意思。他們後來確定,那些象形文字是一種語言和超維數學形式的混合體。他們能夠解讀船上的大部分信息,並將結果發送給他們的一些研究小組。然後,談話內容變了保密信息,現在我需要保守秘密。

 

讓我們來一趟旅行


當我們結束會議,西格蒙德站起來說:“ 現在我們來一趟LOC Bravo 的旅行吧” 。

“ 除非另有說明,否則你必須將所有這些信息保密。懂嗎?“

岡薩雷斯和我都回答是,並從桌子上起來。我們被帶到LOC 那個樓層的大電梯上,然後乘著它下降。我們走出了一個開放的地方,那是停泊飛船的另一個灣區。

 

大廳


當我們到達時,我們進入火山口的時候,我看到我們在熔岩洞穴的同一層樓下。我們被帶到一個更大的航天飛船,然後飛出了灣區。我們很快就發現自己以極快的速度,沿著一條長長的熔岩管飛行。我們走到另一個大洞穴裡,在洞穴的地板上,看到了人造的結構。他們圍繞著一個開口而建。我們首先飛到了一個看上去像月球表面的小型設施,像LOC 一樣建在地面以上的建築物。我看到一些空軍制服和美國航空航天局服裝的男人和女人在上面走動。我們受到了一些博士的歡迎。他們很高興看到我們。他們告訴我們,換上環保服,然後被載到“ 大廳” 。

 

巨大,古老的機器


我們穿上我以前在SSP 服務中所穿的同樣環保服。然後我們和博士做了一些使用設備的培訓。是非常基本的。然後,我們被帶回了灣區,在那裡我們上同一架飛船,飛到了洞穴的地面上。然後,我們進入洞穴裡挖出來的大洞。這是一個巨大的空間。這個地方如此巨大,岡薩雷斯和我的腦袋都被炸毀了。有各種各樣巨大和古老的機器,與它們的拖拉機及軌道。也有由灰色結晶材料製成的長桿。長桿躺在地上破碎了。這個地區有大型的圓形隧道,通向多個方向。

 

你從前曾經在此


我告訴岡薩雷斯,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情。

西格蒙德看著我,說:“ 科里,你以前來過這裡。你只是不記得了。”

我看著岡薩雷斯,他看起來和我一樣困惑。我問是否在我之前的20 年返回項目中來過,西格蒙德點了點頭。他說:“ 有一天,在不遠的將來,我會站在這裡,與一名主流電視台的記者站在一起。”

他接著說:“ 現在,今天在這裡所顯示的我們必須保持機密。”

我經歷一次奇妙的旅行,我之前顯然是來過的。我們沿著樓梯,走進一個列車系統的地方。我們登上列車,遊覽了近五個小時的古代設施。

 

這是非常驚人的


我很想多說一些我在這個時候看到的,但是由於種種原因,我被要求不要說出來。我只能說,這是非常驚人的。如果我們今後能看到這些設施,那麼我們就會知道,這將是一個非常強大的人類轉折點。當我們完成了,我們被帶到一個食堂,吃飯和淋浴。然後,我們被帶回LOC ,在那裡我們都登上了不同的飛鏢型飛船,然後飛回家中。

科里·古德的更新- 結束

 

大衛的結論


這裡有豐富的信息供我們思考,分析和推測。總體而言,我們所看到的是,在地球以及太陽系的自由之戰中,正發生正面積極的決定性轉變。在6 個月前的一段時間裡,科里曾被警告說,我們最終有可能會成為一個由天龍人主導的奴隸社會。我們被要求加強力度,相互支持,走進我們的靈性真相。我親自聽取了這些警告,並參與了更多的戰鬥。因此,聽到這些更新,我感到非常欣慰。現在看來,我們正處於一個,如果不是以前科里曾經提過的“ 最佳時間現實” ,也是非常積極正面的時間線。我承認,在藍鳥人離開我們現實之前,沒有親自見到他,我很失望。到目前為止,我唯一能體驗與科里所經歷的世界相似的交流,只能通過夢境和相關的意識狀態進行。我已經嘗試用多種方法,試圖來驗證科里向我所說的。這包括直接在夢中會見安薩爾人和其他人。

 

接觸的步驟


你可以想像,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都相信著科里,希望自己能夠看到這些地方。每次我問到這個問題,回來的答案是,我還沒有發展出足夠強大的靈性和思想準備。這是有道理的,因為對最高層次靈性的要求是非常嚴格的。科里並沒有受到” 一的法則” 上的“ 自由意志條款” 的限制,因為他已經有意識地記起了自己在SSP 中的工作。我在新書中決定要寫的一部分內容,是坦率地概述我收到的指導,以便我需要做些什麼準備好接觸。令我驚奇的是,科里到地球內部的三天旅行,以及他給我帶來的信息,都是我所得到的指導原則的原型。我們都可以從這些相同的概念實踐中受益。

 

還有大量的工作


我正處於人生中一系列徹底改變的最後階段,應該有助於創造更多的和平與安寧。這包括繼續向前推進的可能性,即使我對自己現在的位置感到非常滿意。我希望局勢能夠很快得到解決。從這些更高密度或維度的生物的角度來思考生活是非常有趣的。在某些方面,這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陌生的。他們生活在無條件的愛的境界中。我們經常在這裡遇到的那種仇恨,比如在社交媒體上,甚至不存在這種思想- 至少在正面的群體中。有人告訴我,我有一個非常強的知識能力,但是如果我能在靈性上更多應用它,我的能力將會事半功倍。我擁有所有需要在這方面更加熟練的工具。但我只是沒有把它們應用到我的日常生活中。一的法則曾經說過,“ 忙碌的扭曲” 可能會對任何形式對高我的聯繫造成破壞,而且過去一年我一直非常忙碌。我們所有人都應該放鬆,放慢速度,深呼吸,集中精神。

 

這些事情將會發生


你可能不想相信揚升,或者不相信剛剛讀到的是真實的。我明白的,不必給它嚇怕。即使你只當這些是科幻小說- 你仍然可以從中受益- 雖然我確實相信,科里所說的是實話。我們所有人都必須通過被稱為死亡的通道。沒有人找到例外.. 至少現在還沒有。揚升與死亡非常不同。這是一個自發的進化- 重生過程。這不是自動發生在我們身上。它必須通過勤奮努力和專注而獲得。然而,“ 努力” 一詞可能會讓人產生誤解,因為要求的一個主要部分,就是對自己和他人的放鬆,快樂和寬容。許多靈性傳統已經表明,地球是一所學校,如果我們已經吸取了教訓,我們就能進入更高層次。揚升僅僅是一個類似概念的冥想- 沒有包括身體死亡的方面。

 

學習踏實和專注


我相信我所關注的,過於知識化的信息,幾乎適用於所有對這個領域感興趣的人。所以我經常看到一些評論,指出在一個給定的職位中,如何不存在“ 新信息” 。這是過度智力化的一個很好的例子。在“ 一的法則” 中教導的“ 永恆智慧” 和其他許多文本永遠伴隨著你,在你的心中。西藏佛教僧侶認為,宇宙最終是由“ 空虛的意識” 組成的。然後,你自己沉思,作為同樣意識的投影。這最好在美麗的自然環境中完成。“ 一法” 確實說了一種“ 森林的氣息” – 意思是一個被樹木包圍的房子- 最適合這類工作居住的地方。西藏僧侶在空虛意識中沉思了13 年,能夠把每一個念頭都變成愛的思想,激活了彩虹光體。這比我們正在進入的第四密度的揚升更加困難和先進,但是這是可能的。我希望這些概念,能幫助你在今天開始更快樂,更有愛的選擇。回報可能超出了你最瘋狂的想像。

 

下一個早晨的更新:非常密集的時刻


我在吉米的節目中提到“與官僚主義作拼死的鬥爭”,現在,在我們發布這些數據的時刻,在我個人的鬥爭中,已達到了頂峰。當我最終能竟然能順利完成這項任務時-特別是在昨天結束之前,我終於能笑了出來。這種精神上被干擾,在“一的法則”中被稱為“負面的問候”。卡拉(”一法”傳導者)總是常說:“你越是感到負面在’問候’你,就越是知道自己在正確的軌道上!”

有令人難以置信的力量,試圖阻止這項任務的完成- 全完不像我以前所過的人生。看看科里和埃默里發生了什麼事情。

值得慶幸的是,就在廣播節目和這篇文章的最終出版之間,各種問題似乎已經被解決了。

 

在2525 年…


在完成發佈網上之後,我很快就昏過去了。我起身時,檢查了網頁點擊率,已經在半夜裡突破了25000個。

最重要的是,它是……你猜對了……數值同步性。這一次是25252 – 三個2和兩個5:

這讓人聯想到的Zager 和Evans 的經典歌曲“2525年”,這是對人類未來的沉思:

當我再次檢查時,點擊率正在25920左右- 這是在揚升和太陽閃焰達到高潮的周期長度:

 

 

感謝的人表


我們有一個正在成長的團隊,協助這些更新成為可能。我們結束這篇文章之前,必須表示對他們所有付出的謝意。

SBA想感謝為本文做出貢獻的藝術家和專業人士:

Charels Pemberton,Dorothy August,Daniel Gish,Arthur Herring,Jacqueline Gan-Glatz,Jason Parsley,Rene McCann,RenéArmenta,Sam Ritchie,Simon Esler,Larissa Stamirowski,Vashta Nerada,Steve Cefalo,Bryon Worthen。

SBA還要特別感謝Lidia提供極大的支持。

此外,我們感謝威廉·湯普金斯,科里·古德,埃默里·史密斯,皮特·彼得森和其他內幕人士,出面冒著生命危險進行披露。

並感謝您通過傳播和分享這個,給志同道合的朋友和家人,支持這個使命!

既然有人問起,我從科里得到的原始26頁文件,我會說我只做了很小的改動。

這包括分開幾個長句子,修正一些拼寫錯誤,增加更多的段落間距和創建小標題。

科里在這方面做得非常出色。他非常具體地說,除了基本的編輯以外,我不想也沒有把自己的創作加進去。

 

1 月14 日 (星期一) 12 :20 PM -同步更新


這是我第二次看到這篇文章,看起來是隨機的,然後刷新它看看這些點擊率有多少。

我第一次看,重複了數字,65,222。這時候我能堅持下去,因為這篇文章再次受到廣泛歡迎。

這是我所看到的:

我剛回到這裡再次檢查,發生同樣的事情。這一次是115000:

然後當我去發布,網站內容建設者內頁顯示的點擊率是115011:

這個更有意思,因為我只是在發表文章的時候才意識到,這個文章剛好是在1/11上午11:11發布的。

吉米·丘奇前一天晚上在電台裡說,每個人都在那天下午期待著。科里和他所有的人也是如此。這不是故意的。

我非常非常努力地做,並且沒有刻意計劃這麼晚才能完成這任務,事情就這樣發生。

總而言之,在這裡發生了一些非常有趣的同步。這些同步性告訴我,我們正在被一些非常根本的力量引導著。

 

翻譯:小威
原文︰https://divinecosmos.com/start-here/davids-blog/1225-abr-leg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