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Rob Potter

【地球盟友】Cobra採訪- by Rob Potter Cobra Interview by Rob Potter: April and May 2017

Rob Potter: And here we are, folks, beginning the Cobra interview. I’m happy to have you back on the Victory of Light Radio Show, Cobra, so welcome back.

Rob Potter: 們現Cobra採。很高你回到Victory of Light目,迎回

Cobra: Thank you, very much.

Cobra: 非常感謝。

Rob: And as I told you, I do have a brief monologue prequel to this interview voicing my support of your character and intent as a light worker, and your Intel. This interview is timely as we have many developments on the on-going process of the planetary liberation for planet Earth.

I did have some questions prepared that we may get to later, but in the light of your two latest posts, I have prepared some more relevant questions. So let’s get right to it.

In regards to the March 28 update, you confirmed that Rockefeller is indeed dead and is hiding on the plasma plane. Can you tell us is he captured yet?

Rob: 正如我告訴過你,我給這個訪問做了一個簡短的預先獨白以表達我對你作為一個光之工作者的角色和你的信息的支持。這個採訪是及時的,因為我們有很多關於行星地球解放進程的發展。我準備了一些問題可能稍後再推出,但關於你最近的兩次更新我有更多相關的問題。所以讓我們馬上來問一下。有關3月28日的更新,你確認洛克菲勒已經去並藏在等離子層。能否告訴我們他被逮捕沒有?

Cobra: Yes, actually, he is no longer in this planetary system. He will very soon be on his way to the Central Sun.

Cobra: 是的,實際上他已經不在這個行星系統。他很快會踏上通往中央太陽的道路。

Rob: Okay. Is the plasma plane that you’re speaking about tied into the Earth or with the entire Solar System?

Rob: 好的。你所說的等離子層與地球還是與整個太陽系聯繫在一起?

Cobra: Basically, the whole universe has a plasma layer, but what I’m speaking about mostly is the plasma layer close to the planetary surface, because this is where most of the plasma anomaly is and this is where the problem lies.

Cobra: 基本上整個宇宙有一個等離子層,但我說的主要是靠近行星地表的等離子層,因為那裡是大多數等離子異常的地方,也是問題的所在。

Rob: Okay. It kind of brings up another question here. Is the death experience different for some of the Reptilian, or Draco, souls like Rockefeller than normal Earth people?

Rob: 這帶出另一個問題。與普通的地球人相比,像洛克菲勒那樣的蜥蜴人或者天龍人的靈魂的死亡體驗是否不一樣?

Cobra: Yes, of course, because your vibrational frequency or state of consciousness has a lot to say, a lot of influence on where it is you going after you die. So for an average Reptilian, he will end up on the lower plasma plane or lower etheric plane or lower astral plane. A highly developed soul will just skip very fast through those planes and go higher if he or she will not be captured.

So, the average experience for a Reptilian is quite much different from an average experience of a even an average human being.

Cobra: 是的,因為你的振動頻率或者意識狀態對於你死後去哪裡有很大影響。所以對於一般的蜥蜴人,他將去到更低級等離子層或者低級以太層或者低級星光層。一個高度發達的靈魂將會非常快速通過那些層面到達更高的地方,如果他/她沒有被捕獲的話。所以一個蜥蜴人一般的死亡體驗與一個普通人類有很大區別。

Rob: Okay, death, of course, is one of the greatest mysteries and I, obviously, have faith this is pretty obvious that we . . . you . . . our souls do exist after death. We have had so many evidences of people coming back from the death. It’s still kind of a mystery. We’ve heard the Tibetan Book of the Dead and some of the Egyptian scriptures talk about this.

I think even the Indian Vedas talk about after death. We have a modern day version that comes through “The Urantia Book”.

But can you tell us . . . With all of this going on in the planetary system as of late, can you tell us a little more about what someone who experiences . . . when they go through the death plane is . . . You kind of see yourself outside your body and then it seems as though a lot of people realize what’s going on and they head towards a tunnel of light.

Is that still kind of the same experience? Or is that completely changed now?

Rob: 好的。死亡是其中一個最神秘的事物,我相信我們的靈魂死後仍然存在。我們看到很多人們從鬼門關回來的證據,但這仍然是一個謎。我們聽說過”西藏度亡經”和一些埃及經文談到死亡。我想甚至印度的吠陀經也談到死後經驗,我們也從地球之書看到一個(關於死亡的)現代版本。

但就這個星系最近的進展而言,你能否告訴我們更多一點關於人們死後的情況…你看到自己在身體外面,似乎明白發生了什麼,然後進入一條光之隧道。現在是不是仍然是這樣的體驗,或者完全變了? Continue reading 【地球盟友】Cobra採訪- by Rob Potter Cobra Interview by Rob Potter: April and May 2017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6年6月3日訊息 【Cobra/Corey Goode聯合訪問第二部分 by Rob】

Joint Cobra / Corey Goode Interview by Rob Potter Part 2

Cobra/Corey Goode聯合訪問第二部分 by Rob Potter

Rob Potter:女士先生們,我們回到第二部分,一個極為有趣的訪問。

兩位先生互相證實對方的信息,各自也作出一些補充。

希望你們能欣賞,記得全面揭露冥想,沙斯塔山的秘密太空計劃會議,還有即將到來的Cobra揚升會議。

所以你們有很多地方可以去跟其他光之工作者交流,成為你社區的荷光者或者信息給予者。

這是為了讓人們準備好將會在地表發生的巨大轉變,我們正在這些訪談裡把事情解釋清楚。

我們首先和Corey談談第一個問題,這個人問:Corey你提到這裡有一些ET團體有點『服務自我』,是嗎。

Corey Goode:是的。

Rob:你說藍鳥來到這裡因為我們是「降落傘」,這是你所用的術語。

似乎地球的混亂局面妨礙了他們進化,是嗎。

Corey:是的。這是存有們遵循一些信條或者模型並創造其他存有的實例。

當他們前進過了某一點,可能是千百萬年後,他們無法上升或者前進得更遠,除非他們回去處理好與他們的造物之間的業力糾纏。

但我們不是這些球體存有的創造物,而他們億萬年前的行為把他們和我們綁在一起,在他們能夠完全(進化)之前我們不得不揚升或到達下一階段。

他們已走得盡可能遠,他們的目標是最終回到源頭。

Rob:好的,他又說:如果是這樣,這意味著他們有自己的議程。

Corey:我已經在回應中指出。

Rob:這讓他們成為服務自我的存有?

Corey: Kaaree用這個詞彷彿像在肚子上打了我一拳,我想從她的角度她的族人是服務自我的。

你要知道,如果我們是合一並且我們業力上綁在一起,或者在某些層面上我們捆綁在一起,從這個定義來看,每個實體不得不服務自我。

在他們能回到源頭之前他們需要確保我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在這種情況裡,從宏觀的尺度來看,我想你可以把他們標籤為服務自我。

Rob: Cobra,對於我們的對話你有什麼評論。

Cobra:整個銀河系是一個有生命的存有。

它是一個有生命的實體,在銀河系有機體裡所有細胞都是有聯繫的。

如果一個細胞感染癌症,整個銀河系身體就無法完全進化。

直到地球的問題解決之前,銀河系沒有種族可以完全進化。

而服務他人和服務自我的劃分是人為的。這是用來劃分存有的編程企圖。

每個有覺知的存有在幫助他人之前首先要照顧好自己。

關鍵在於平衡照顧好自己的需要然後再幫助他人。

進化了的銀河社會總是保持那種平衡。

照顧好自己的需要不代表是踩在其他人身上。

這意味著在整個銀河系創造一種有禮的合作,這是進化了的銀河種族已經實現的。

他們已經建立起一個文明有禮的社會,不需要戰爭和衝突。

Alcyone Music

實際上衝突是偏離正道,是一種異常。

對大多數銀河種族來說這裡發生的事情是純粹的瘋狂。

他們生活在愛的實相,愛的銀河海洋裡,對他們來說,這裡的事情是純粹愚蠢的行為。 Continue reading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6年6月3日訊息 【Cobra/Corey Goode聯合訪問第二部分 by Rob】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6年5月13日訊息 【Cobra/Corey Goode聯合訪問第一部分 by Rob】

Joint Cobra / Corey Goode Interview by Rob Potter Part 1

Cobra/Corey Goode聯合訪問第一部分 by Rob Potter

Happy

Rob:Corey(科里)和Cobra,儘管你們彼此有一些信息不匹配,但你們兩個在更大的問題上是一致的,比如:全面揭露,人類自由,釋放被隱藏的科技,結束戰爭和環境破壞。

Corey,你先說。

Corey:是的。我想這是任何人都非常支持的。

我們都看到所有這些的跡象,它們不是陰謀論,是真的。我們看到不同的政治運動。

每個人對謊言感到厭倦。他們準備好了。

COBRA:是的。我同意。我整個人生都為此而奮鬥。我支持任何同一陣線的人。

Rob:有沒有任何原因使你們各自的聽眾不一起為全面揭露和行星解放合作?Cobra,你說呢。

COBRA:我看不到任何不合作的理由。

Corey:我們全面揭露項目其中一個重要工作是取得團結。

我們有這麼多不同的意識形態要爭論,我們全都同意的一件事就是我們希望全面揭露。

我們想知道真相。如果先把我們不同意的事情蓋上,集中於我們所同意的,我們會實現很多成果。

Rob:很好,這是人們想聽到的。

Corey,你是否知道Cobra所說的『事件』?(Corey:不知道)。

Cobra,你能否為他說個大概。

COBRA:好的。『事件』是壓縮突破的時刻。

壓縮突破是行星地表以上和以下的光明勢力在中間,也就是在地表相遇的時刻。

我希望我們都同意在這個太陽系裡有一些派別在支持光,支持行解放運動。

在地表下面有一些派別支持光和支持行星解放。

他們正在向地表前進,因為行星地表是主要戰場,是整個形勢的主焦點,這個形勢不局限於地球。

當突破發生,就是我們所說的『事件』。

『事件』是很多事情在同一時間發生。

它是光明勢力接管大眾媒體,公開有關ET的信息、有關陰謀集團的罪行、有關先進科技,這是大揭露的時刻。

這是其中一部分。

另一部分是陰謀集團的大規模逮捕。

另一部分是東盟準備了很長時間的金融重置。

當然我們已經逐步邁向第一次接觸,這是地球文明和銀河系其他正面外星種族真實的官方接觸。

『事件』是這個過程開始的觸發點。

這就是『事件』的簡短綜述。

當然我們還有來自銀河中央太陽的脈衝。

銀河中央太陽是一個活生生的實體,它根據我們的全球意識和覺醒覺知的水平計算能量脈衝的時間。

當壓縮突破發生,這表示人類覺醒到足夠高的水平接受那股來自銀河中央的增強的能量脈衝。

Aelora

Rob:Corey有沒有任何信息確認Cobra剛才說的『事件』? Continue reading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6年5月13日訊息 【Cobra/Corey Goode聯合訪問第一部分 by R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