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階段】二︰南極亞特蘭蒂斯和古外星人遺址 ENDGAME PART II: THE ANTARCTIC ATLANTIS & ANCIENT ALIEN RUINS

Watch and Listen

INTRODUCTION (BY DAVID WILCOCK)
介紹 (大衛著)


The truth is exploding across the internet. Millions are learning for the first time that there really is a “negative elite” running the planet, engaging in child trafficking among other heinous crimes.
真相正在互聯網上爆炸著。數以百萬計的人首次從中學習到,真相是一個“負面精英集團”運行著這個星球,並從事著販賣兒童等其它滔天的罪行。

The Cabal’s brazen efforts to completely destroy this information are quite surprising to the millions who are only now discovering the scope of the problem.
陰謀集團厚顏無恥地努力著,企圖徹底摧毀這些信息。很奇怪的是這些數百萬人現在才發現問題的廣泛範圍。

Although this information is extremely disturbing, it is also true. The only way we can heal as a planet is to face it and deal with it, individually and collectively.
雖然這些信息是非常令人不安的,但它也是真實的。我們可以治愈地球的唯一方法是面對它,並處理它,個人和集體同時進行。

Part One of ENDGAME has spread more quickly than anything we’ve ever written before, getting its first 100,000 views in less than 31 hours, hitting 180,000 in five days, and topping 10,000 Facebook Likes.
《最後階段第一部分》的傳播速度比任何我們曾經寫過的文章都快,首次在不到31小時內突破10萬點擊,五天突破18萬點擊,和超過1萬個臉書鏈接。

Perhaps not surprisingly, my (David Wilcock’s) page was completely deleted off of Wikipedia after publishing this expose’. It was always heavily compromised but now it doesn’t exist.
也許並不奇怪的是,我(大衛.威爾庫克)的頁面在發布了這篇揭露文章後,被維基百科完全刪除了。以前總能讓發布,但現在頁面不存在了。

Our goal in Part One was to create a unified resource of information to show how rapidly the Cabal / NWO / Illuminati’s whole agenda is plummeting.
我們第一部份的目標是建立一個統一的信息源,展示陰謀集團/新世界秩序/光明會的議程如何跌落。

Even if you have read and understood the data in Part One, you still have only identified one small (and very negative) aspect of the “Big Picture.”
即使你已經閱讀並理解了第一部分中的數據,你仍然只確定了“大畫面”中很小(也很消極)的一方面。

The full story is much deeper than most people could even imagine – and reads like an epic series of sci-fi novels with great surprises in each new volume.
整個故事比大多數人想像的要深刻得多,而且讀起來像是一部史詩般的科幻小說,每一個新的捲章都會有巨大的驚喜。

COSMIC DISCLOSURE IS NOT “FAKE NEWS”
宇宙大揭露不是“假新聞”


If you are a viewer of our weekly Gaia show Cosmic Disclosure, or have been following previous updates on Corey Goode’s intel, then you are already familiar with this new reality.
如果你是我們每週《揭露宇宙》節目的觀眾,或以前跟隨著科里的情報更新,那麼你就會很熟悉這些新的現實了。

Corey’s experiences are so highly bizarre that most people identifying as skeptics couldn’t even follow us more than 10 percent of the way – if that.
科里的經歷是非常奇特的,大多數懷疑論者跟隨我們的信息不會超過10%的進度。

Nonetheless, Corey’s intel has checked out with what many, many other high-level sources have leaked to me over 20 years of time. The truth is extremely surprising and complex.
儘管如此,科里爆料出來的信息非常之豐富,已超過20年來其它高層內幕人士給我的爆料。真相是極其驚人和錯綜複雜的。

The intel also dovetails beautifully with the material in the Law of One series, which I have scientifically validated in three different published books with over 2200 total references.
這些情報也與《一的法則》完美的吻合,我在三本不同的出版書籍中論證過,引用了超過2200個文獻。

The Cabal has now taken the incredibly brazen step of black-listing 200 highly popular sites, including Gaia, our main portal for disclosure TV episodes.
陰謀集團現在厚顏無恥地將200個人氣網站拉入了黑名單,包括我們的揭露門戶-電視節目“蓋亞網站”。

They are using Google, Facebook, Apple, Snapchat and other assets to prevent you from ever being able to find these sites—even if your friends wanted you to see them.
他們用谷歌、臉書、蘋果、Snapchat和其他資產,來阻止你能看到這些網站,即使你的朋友希望你看到(你也可能打不開)。

YouTube has begun aggressively taking down every person posting videos on this scandal, including all three we mentioned in Part One — David Seaman, “Reality Calls” and the Alex Jones video.
YouTube開始屏蔽個人張貼的有關此類醜聞的視頻分享,包括我在第一部份中張貼的三個視頻(大衛.西曼、真相呼喚、艾歷克斯)。

This is the work of a third-world fascist dictatorship—hardly what we would expect in a democracy. If this was truly all just a big misunderstanding, why are they being so aggressive?
這是世界三分之一法西斯獨裁分子的行為,我們是很困難去期盼民主主義的。如果這是一個很大的誤會,那麼他們為什麼會如此侵犯言論自由。

WHY BLOCK GAIA?
為什麼封殺蓋亞TV


Why would Gaia have made it onto the “short list” of 200 Cabal-banned sites if Cosmic Disclosure was just a big joke?
如果宇宙揭露只是個笑話,那麼他們為什麼要將蓋亞納入200個封殺黑名單內。

How did we end up threatening the media elite enough that they literally do not want you to have any chance of finding it – even if your friends sent you the link on Facebook or Gmail?
我們怎麼會最終威脅到媒體精英們?以至於他們不想讓你看到這些信息。儘管你朋友通過臉書或GMAIL給你發了鏈接。他們也會進行注意力干擾,你可能點不開鏈接(報錯或報病毒)。

From the world we are working within, the answer is simple. Child trafficking and “spirit cooking” at the highest political levels is still just the very beginning.
從我們工作生活的世界來看,答案很簡單。販賣兒童和神祭烹飪對於高層政界來說,都只是真相開端。

The whole subject of UFOs, ancient civilizations, advanced technology and ETs has been strictly controlled by this very negative Cabal.
整個不明飛行物、 古代文明、先進的技術和外星人的主題,一直都被這些非常負面的陰謀集團嚴格控制著。

Much of this classified information is incredibly positive and uplifting – including the idea of an imminent, mass human evolution that many refer to as Ascension.
大多數這類保密信息是極其積極和令人振奮的。包括了一個迫在眉睫的概念:人類大規模的進化,許多人稱之為“揚升”。

The Cabal is the proverbial dragon guarding the huge pile of gold and treasure, and the gorgeous virgin being held prisoner.
陰謀集團是眾所周知的天龍人集團, 他們是黃金和巨大財富的守護神,和美麗聖潔的囚禁者。

If this group wasn’t restricting our access to information, we would be living in a vastly more interesting world right now – with much greater technology.
如果這一集團不限制我們獲取信息,我們現在會生活在一個更有趣的世界裡,擁有更偉大的技術。

 

IS COREY TELLING THE TRUTH?
科里講的是真相嗎?


By working around Corey for an average of one out of every six weeks over the last two years, I have seen ample evidence that he is telling the truth — as he has seen and experienced it.
通過和科里在過去超過兩年來,平均每六週一階段的工作中,我已經看到足夠的證據證明他說的是真相,正如他看到和經歷的。

We have endured death threats, betrayal, financial hardship and incredibly toxic abuse. This journey has not at all been fun or easy for him, nor for me.
我們已經忍受了死亡威脅,背叛,經濟困難和令人難以置信的毒品虐待。這段經歷對他來說並不有趣,也很不容易,對我也一樣。

This is a spiritual war, not just a physical one. The Cabal is messing around with very real forces that are extremely negative and can influence those around us.
這是一場精神戰爭,而不僅僅是一個物質的戰爭。陰謀集團正在擺弄非常真實的力量,都是極為負面的,會影響我們周圍的人。

It is all too easy to make mistakes and “authorize” attacks to come your way from these same forces.
他們用這些力量,很容易製造錯誤,和授權對人進行攻擊。

In my case it comes mainly through the interference of others. This has been extremely difficult and exhausting, but it all reads as fairly mundane stuff in the worldly sense.
對我來說,它們主要是通過其他人的干擾,這是非常困難和令人疲憊的干擾。但從世俗意義上講,這些手段也都是相當普通的技量。

In Corey’s case he has had very horrible physical experiences that most would consider paranormal, including being abducted by various human or ET groups.
在科里的案例中,他有非常可怕的物理經歷,多數人會認為是超自然現象,包括被各種人類或外星人團體綁架。

The only way we can protect ourselves is to try to have as positive and loving of an attitude as possible. Nothing else is sufficient. It is a moment-by-moment discipline.
我們能保護自己的唯一方法是試圖盡量以一種積極和愛的態度。沒有什麼是足夠的。這就是一個當下時刻的紀律訓練。

FIVE DIFFERENT GROUP CATEGORIES ALL REQUESTING ASSISTANCE
援助我們的五個不同團體種類


We also have five different major categories of groups that are now feeding us intel and requesting our assistance. We will learn more about each of them as this update goes on.
我們也有五個不同的主要類別的團體,現在給予我們信息和援助。隨著這一更新的進行,我們將更多了解到他們。

Each of these groups is fighting as hard as they can to transform our planet, and have suffered horrible casualties along the way:
這些組織中的每一個都在盡力地去改造我們的星球,並在途中遭受了可怕的傷亡:

1. The Earth Alliance. This is the group Dr. Pieczenik spoke on behalf of in Part One. It is comprised of brave fighters in all 15 of the US intelligence agencies, and many international factions.
1. 地球聯盟:
這一組織, Pieczenik博士在第一部分中講過。它是由勇敢的來自美國15個情報機構的戰士和許多國際派系組成。

2. The MIC SSP (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 secret space program). This is a series of factions that believed they were the “only game in town,” up until recently. They are about to be publicly revealed.
2、軍工複合體秘密太空項目集團(軍工複合體MIC-SSP):
這是一系列的派系,直到最近,他們認為他們是“唯一的城市遊戲玩家,”他們即將公開透露自己。

3. The SSP Alliance. This is a breakaway group within an SSP that is much more advanced than the MIC version. The SSP is controlled by the Cabal, but the SSP Alliance is definitely not.
3、秘密太空聯盟(SSP聯盟):
這是一個來自秘密太空計劃的分離組織。比軍工複合體MIC- SSP更先進。低級別MIC-SSP是由陰謀集團控制的,但SSP聯盟絕對不是。

4. The Inner-Earth Alliance. There are several different human ET civilizations living in huge caverns beneath the Earth’s surface. Each racial type we see on earth appears in these groups.
4、地心聯盟:
有幾個不同的人類、外星人文明,生活在地表下的巨大洞穴裡。我們在地球上看到的每一個種族類型都可能會出現在這些群體中。

5. The Sphere Being Alliance. This is a group of super-advanced ETs that have been called “The Guardians,” and manage the spiritual and physical affairs of entire solar systems.
5、球聯盟:
這是一群超級先進的外星人,被稱為“守護者”,並管理著整個太陽系的精神與物質方面的公共事務。

It is not easy to have requests consistently coming at us from all five of these different groups, with the message always being that each new piece of intel is extremely urgent to disclose.
所有這五個不同的群體,一貫堅持與我們共同推進,很不容易;他們迫切地揭露每一個新的情報。

We keep getting pounded with obstacles and challenges while trying to navigate and meet these expectations.
我們在嘗試前行和滿足揭露願望的同時,一直受到障礙和挑戰的阻礙。

Despite periodic lapses in both of our productivity levels, Cosmic Disclosure has continued to come out with a new episode every week, uninterrupted.
儘管我們的生產力存在周期性衰退,揭露宇宙仍然每週都會更新一集。

We are now under direct attack by the Cabal, as they are trying to wipe us out of existence with a total internet blacklist.
我們現在正受到陰謀集團的直接攻擊,因為他們正試圖用一個徹底的互聯網黑名單來消滅我們的存在。

Gaia has several weekly shows, with more on the way, as well as over 7000 unique pieces of inspirational and truth-telling media to watch.
蓋亞有幾檔周刊節目,以更多的方式,以及超過7000個獨特的鼓舞人心的和真理性的視頻,提供給觀眾。

The speed and function of the Gaia site has improved considerably and if you have ever thought about signing up for ten bucks a month, we need you now. Thanks!
蓋亞網的速度和功能有很大的提高,如果你有以一個月十美元註冊為會員,我們現在需要你。謝謝!

With AirPlay, an inexpensive Roku box, a Google Play, a Playstation or an Xbox, you can watch it on your big-screen TV in crisp, clean HD and hardly any delays.
通過AirPlay、廉價的機頂盒、谷歌Play、播放站點或Xbox,你可以在你的大屏幕電視上看高清版,幾乎沒有任何延遲。

THE CABAL’S FINAL SALVAGE PLAN
陰謀集團的最終拯救計劃


What we are hearing from various insiders now is that the Cabal is on the verge of total defeat – for the first time in our entire global history.
我們現在聽到各類內部人士提到,陰謀集團正處於徹底戰敗的邊緣,這是我們整個世界歷史上第一次。

The Alliance has become ever-increasingly powerful as more and more people defect to it.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倒向聯盟,聯盟變得越來越強大。

The Cabal knows they are out of time and as of right now, they have largely completed their negotiations on how they will surrender.
陰謀集團知道他們已經沒有時間了,就在現在,他們在很大程度上已經完成了他們將如何投降的談判。

At the same time, the Cabal has dirt on the Earth Alliance that they do not want to see go public. Therefore it has turned into more of a truce, where we will get part, but not all of the truth.
與此同時,陰謀集團也在污衊地球聯盟,他們不想被公共。因此,這導致更多的停戰趨勢,我們將得到部份,但不是所有的真相。

This is what we have been calling Partial Disclosure. We are against this happening and will continue fighting for Full Disclosure, which will be much better for everyone.
這就是我們稱之為的“部份揭露”,我們反對這種事情的發生,我們要繼續為全面揭露作鬥爭,那對每一個人都有好處。

Hundreds of thousands, if not millions of people are aware of what we’ve disclosed, and no one has freaked out about any of it. The excuse that “you can’t handle the truth” is nonsense.
不是數百萬也有成千上萬的人,都知道我們已經披露的事實,沒有人害怕任何事。“你不能處理真相”的藉口是廢話。

The SSP Alliance, Inner Earth Alliance and Sphere-Being Alliance are all pushing for Full Disclosure as well, which they call the “Optimal Temporal Reality” for our future.
SSP聯盟,地心聯盟和球聯盟 都在為推動全面揭露而努力,他們將這稱之為未來的“最佳時空現實”。

WHAT IS PARTIAL DISCLOSURE SHAPING UP TO LOOK LIKE?
部分揭露會塑造成什麼局面?


The Partial Disclosure plan includes some admission of wrong-doing, an outing and punishing of mid-level people, and a beneficial global financial reset.
部分披露計劃包括對一些錯誤的承認,對中產階級的出賣和懲罰,以及一個有益的全球金融重置。

The cosmic aspect of the plan appears to involve three key revelations, perhaps in different stages:
該計劃的宇宙方面似乎也涉及三個關鍵的啟示,也許是在不同的階段:

1. A formal, public disclosure of the MIC SSP. They have two large, cloaked orbital platforms, flying black triangle craft, and the ability to travel throughout our solar system.
1、有關一個正式的,針對軍工複合體秘密太空計劃的公開和揭露。他們有兩大隱形的軌道平台、黑三角飛船,並且已有能力在我們的太陽系旅行。

2.The unveiling of ancient, high-tech ruins in Antarctica that have been newly excavated. This will prove that “Atlantis” was very real, and far more advanced than we thought.
2、南極洲古代、高科技遺址被挖掘。這將證明“亞特蘭蒂斯”是非常真實的,遠比我們想像的要先進得多。

3.The revealing of extremely ancient ruins – over 1.8 billion years old – within the Earth and throughout our solar system, often made of a crystalline transparent aluminum alloy.
3、非常古老的遺址-超過18億年曆史-不但在地球內部,也遍布整個太陽系,往往是由一個結晶透明的鋁合金材料建成。

Although this sounds pretty awesome, and would be a great leap forward, this is still only a “Partial Disclosure” that leaves gaping holes in our understanding.
雖然這聽起來有些令人畏懼,但也是一次巨大的飛躍。但這僅僅是一部分,會給我們的理解留下認知漏洞”。

Another potential plan that is in the “optional” category involves the possible disclosure of a single ET group known as the “Tall Whites.” This is the group that Charles Hall and others have met up with.
另一個潛在的計劃(估計可能性很小,或放在數拾年後),是在“可選”類別上,涉及披露一個“單一的外星人種”,被稱為“高大白人”,這個群體被查爾斯.霍爾和其他人已經會見過了。

The Cabal might try to introduce us to this group, explain they have been around for a really long time, and hope that they can get us to follow a mystical new religion offered by these beings.
陰謀集團可能會試圖向我們介紹這個群體,解釋他們已經存在了很長一段時間,並希望他們能提供一些神秘的新宗教給我們去追隨。

This would definitely not be in humanity’s best interest.
這絕對不是站在人類的最佳利益角度的。

The rapidly-escalating downfall of high-level elite human trafficking rings is bringing these issues to the immediate forefront. The Cabal has run out of time – and they know it.
迅速垮台的高層精英人口販運圈子,帶來了問題的前沿視角。陰謀集團已經耗盡了時間,他們知道。

For many years they have planned on using a partial disclosure to distract and inspire the public if the full nature of their crimes were to become known.
多年來,他們已經計劃使用部分揭露,以分散和激勵公眾,去淡化陰謀集團可能被全然公開的罪刑。

THE DETAILS HAVE ALL BEEN LAID OUT
細節已全部展開


Much of the history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to support this data, as well as the Full Disclosure version, was written into my new book The Ascension Mysteries in an effort to help the Alliance groups.
大部分的歷史和科學研究,支持這些數據,以及全面的揭露版本,這已寫進我的新書《揚升的奧秘》,為幫助聯盟團體作出努力。

The partial disclosure scenario may not include any active ET life operating around us today.
部分披露的情況可能不包括當今正經營著的任何活躍的外星人生活。

The MIC SSP’s party line will be that apart from ancient visitors, or perhaps an occasional “Gray” or “Tall White,” we are alone.
軍工複合體MIC-SSP的揭密路線,將可能基於古代的外星遊民,或者偶爾穿插“小灰人”或“高大白人”故事線。仍會暗示我們是宇宙中孤獨的人類。

The first two episodes of the recently re-booted X-Files TV show were a veritable blueprint for the “partial disclosure” of the MIC SSP and its entire belief system.
在最近重啟的美劇《X檔案》前兩集是針對軍工複合體MIC-SSP及其整個信仰體系的“部分揭露。

The MIC SSP does not have the technology to travel outside our solar system, so we would still be kept in a box – just a slightly larger version.
軍工複合體MIC-SSP沒有飛出太陽系的技術,所以我們仍然會被保持在一個盒子裡–只是一個稍大的版本。

The SSP has much greater technology that could heal our planet. The Cabal could still secretly pursue their depopulation agenda as the partial disclosure unfolded over a 50 to 100-year period.
但也顯示出SSP具有更大的技術,可以拯救我們的星球。陰謀集團也可以此為藉口,仍然可以偷偷地追求他們的“人口減少計劃”,隨著部分揭露緩慢推進於50年至100年間,慢慢達到他們不可告人的目的。

The Cabal is hoping to re-brand itself as the “good guys” as this partial disclosure scenario rolls out. It is their last and only chance to save their agenda.
陰謀集團隨著這個“部分揭露”方案的推出,他們希望重塑他們的“好人”品牌。這是他們最後一次也是唯一的機會來拯救他們的議程。

Without further ado, I will hand the microphone over to Corey, who will continue our story from here with my co-authored input. It is well worth your time to learn about what is going on.
事不宜遲,我將把話筒交給科里,他將繼續我們的故事,和我合著輸入。你值得花點時間來了解什麼正在發生。

THE SECRET SPACE PROGRAM (BY COREY GOODE WITH DAVID WILCOCK)
秘密太空計劃(科里與大衛合著)


By now you probably are aware that I, Corey Goode, am a 20-year veteran of a Secret Space Program (SSP) that has technology vastly superior to anything we see in the open world.
現在你可能意識到了,科里.古德,是20年秘密太空計劃(SSP)的老將,其掌握的信息遠遠多於我們在公眾世界看到的任何人。

David Wilcock had been gathering a variety of insider testimonies for nearly 20 years when I began disclosing everything I knew to him in October 2014.
大衛.威爾庫克近20年來,一直在收集各種內幕的證詞,當我決定開始公開一切,並知道他,是在2014年的10月份。

He was able to validate my testimony by having heard many of the same things from other high-level insiders, at Cosmic Top Secret level and above.
他靠從其他高級內部人員那裡聽到的許多相似的材料,能夠驗證我的證詞,在涉及宇宙的最高級別以上的機密方面。

The majority of this insider testimony was completely off the public record and did not appear anywhere online, nor in any alleged fiction in the public domain.
大多數這種內幕的證詞是被完全封鎖了公共記錄的,且不會出現任何網絡線上,也不會在任何公共領域的小說中出現。

There were so many points of correlation that we stopped counting somewhere after identifying about 60 different highly specific examples.
有這麼多相關性,我們停止了相關統計,確定有約60個不同程度的具體例子。

David’s knowledge of hyper-classified intel similarly convinced me that he was in contact with people who had experienced the same world that I had.
大衛分類掌握的情報知識,使他在與人接觸時,看起來似乎和我擁有同樣的世界經歷。

He gained these contacts through being a highly public scholar in UFOs and alternative science who had proven, over many years, that he could be entrusted with confidentiality.
多年來,他將高級別的UFO公共學者與被驗證的另類科學聯繫起來,他達到了被要求“保密”的級別。

IT IS HARD TO IMAGINE
難以想像


The level of secrecy involved is so high that it is hard for most people to even begin to imagine the world of the SSP.
涉及秘密的級別太高,以至於大多數人們很難想像SSP(秘密太空計劃)的世界。

An experience inside a true SSP base, on Earth or elsewhere in our solar system, would appear very similar to a scene from the movie “Men in Black” or “Guardians of the Galaxy.”
在一個真正的SSP基地的經驗,在地球上或在我們太陽系的其它地方,會出現很多與電影《黑衣人》、《銀河守護者》中類似的場景”。

An ever-increasing number of seemingly fictional movies, television shows and video games are preparing us for an eventual disclosure.越來越多的看似虛構的電影,電視節目和視頻遊戲都在為我們的最終揭露做準備。

Some groups on Earth have been aware that we are not alone, and have remained in active contact with extraterrestrials, for thousands of years.
千百年來,在地球的一些團體已經意識到我們並不孤單,並且一直在積極與外星人接觸。

Many more became involved when the Germans developed flying saucer technology, with ET assistance, in the 1930s.
20世紀30年代,當德國人在外星人幫助下,研製飛碟技術時,更多的人被牽涉其中了。

A vastly interconnected “breakaway civilization” has since developed, almost completely without any public awareness.
一個龐大的“分離文明”自那時發展起來,幾乎完全沒有任何公共意識。

WILLIAM TOMPKINS INDEPENDENTLY VALIDATES
威廉.湯普金斯獨立證詞


William Tompkins was unaware of me or any of my testimony when he wrote Selected By Extraterrestrials.
威廉.湯普金斯不知道我或我的任何證詞時,他已寫有涉及外星人的記載。

Ours has strictly been an Internet-based story, and Tompkins is a 94-year-old veteran who is not online.
我是完全基於互聯網發布(沒有紙質出版物),湯普金斯是一個94歲的老人,他根本不在網絡線上。

During WWII, he debriefed 29 different US spies embedded in the German SSP at the time.
二戰期間,他向29個不同的潛入當時德國SSP的美國間諜詢問情報。

There are many astonishing points of correlation between what the two of us are saying – again, far beyond any likelihood of chance.
我們之間有許多驚人的關聯,我們兩個人說的話,又遠遠超出了任何串通證詞的可能性。

Interviews with Tompkins were conducted for Gaia before he knew anything about my testimony, but it all lines up beautifully.
湯普金斯知道我的證詞之前,就與蓋亞進行了相關採訪,但這一切線索都是完美的吻合。

There are several episodes where we compare these knowledge bases, and the results are very surprising.
有幾集,我們比照這些知識,結果是非常令人驚訝的。

CONTACT WAS RE-AWAKENED
接觸-使覺醒重啟


I had basically been “out of the loop” in the SSP since the late 1980s, except for a number of encounters with them in the 1990’s and early 2000’s that were all very brief missions.
自20世紀80年代末,我已經基本上被排擠在SSP“圈外”,除了一些1990年代與他們的偶爾相遇外,在2000年代初有一些很簡單的任務。

Much to my surprise, I was brought back into this world approximately four months after David and I began comparing notes.
令我吃驚的是,我被帶回到這個世界,大約四個月後,大衛和我開始比照筆記。

I was taken to a base on the Moon that I was already familiar with, entitled the Lunar Operations Command or LOC.
我被帶到一個月球基地,我對此已經很熟悉,名為“月球作戰指揮部”,簡稱“LOC”。

By this point, David had gathered the bulk of my testimony together and had thoroughly briefed the senior management of Gaia on the story.
到這時,大衛收集了我的大部分證詞,並仔細向蓋亞高層管理人員介紹了有關我的這些故事。

I was quite surprised to discover that an Alliance had formed within the SSP that wanted to share their remarkable technology with the general population of Earth.
我很驚訝地發現在SSP裡,一個聯盟已經形成,想向地球的總人口,分享他們卓越的技術。

This Alliance partially arose out of the SSP faction I worked within, known as Solar Warden.
該聯盟部分來自於我工作過的SSP派系,被稱作“太陽典獄長”部門。

There are a total of five different SSP factions, and Solar Warden is made up of members from all five of them.
總共有5個不同的SSP派系,“太陽典獄長”部門由來自所有5個不同派系的人組成。

The “Solar Warden” code name was also discovered by the hacker Gary McKinnon and was independently verified by William Tompkins.
“太陽監獄長”的代碼名稱是被黑客加里·麥金農發現,並由湯普金斯獨立驗證。

SPHERE-BEING ALLIANCE AMBASSADOR
球聯盟大使


The SSP is already engaged with a diverse community of over 900 different humanlike civilizations that they have regular, ongoing trade with, as well as less frequent contact with many others.
SSP已經從事參與多樣化的社區,與超過900個不同的類人文明接觸,與其有固定的、持續的貿易,也有與許多其它文明並不頻繁的接觸。

I became a conduit for the SSP Alliance to speak with a group of highly powerful positive ETs that had remained mysterious up until then.
我成了SSP聯盟與非常強大的正面外星人說話的一個“管道”,這些外星人一直保持神秘。

These beings arrived in hundreds of gigantic spheres parked throughout our solar system. The spheres have been coming in since the late 1990s, and have remained cloaked ever since.
這些外星人,還帶來了數百個巨大的“球體”,停在我們的太陽系。球體是20世紀90年代末進入的,一直保持著隱蔽狀態。

David was aware of the spheres ever since they first arrived, as they were often being seen on NASA’s own SOHO satellite and were referred to as “Sun Cruisers.”
大衛意識到,自從它們第一次到達以來,它們常常被美國宇航局的SoHo區衛星看到,被喻稱為“太陽巡洋艦。”

No other ET group had anything that was anywhere near this large in size, so it naturally was quite a source of interest.
沒有其他的外星人集團有任何此類大小的飛船,所以它自然成為了大家興趣的來源。

GONZALES WAS THE KEY
岡薩雷斯是個關鍵


The “man on the inside” who ended up bringing me into this world again has been given the pseudonym Lt. Col. Gonzales for security reasons.
一個“內部人士“最終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上,出於安全原因,他將使用一個筆名:(中校)“岡薩雷斯”。

He had experienced in-person contact with the Sphere Beings while in the SSP at about the same time I had experienced similar contacts while living here in America.
他在SSP項目裡,經歷了與球體存有的接觸,與我類似接觸的差不多同一時期,而同時,我居住在美國。

Gonzales did not report these encounters up the chain of command for some time. Nor did I tell anyone about what I had experienced.
岡薩雷斯沒有報告遭遇的這些命令鏈條。我也沒有告訴任何人我所經歷的。

In late February 2015, the Sphere Beings asked for me by name through Gonzales. He did not know who I was, and his superiors had to look me up and figure it out.
2015年2月末,’球體存有’問我一個名字一’岡薩雷斯’。他不知道我是誰,他的上級要求見我,並指認出來。

Up until I was requested by name, the “Sphere Beings” had completely refused to interact with the SSP Alliance – even though the Alliance felt they were trying to do something positive for humanity.
直到我被要求指認,’球體存有’已經完全拒絕與SSP聯盟相互深交–即使聯盟覺得他們試圖為人類做一些積極的事情。

The negative ETs will seek out contact with the most wealthy, powerful elites on earth to promote their tyrannical, dictatorial, service-to-self message.
負面外星人會尋求聯繫最富有的,強大的地球精英,來促進他們的專制,獨裁,自我信息服務。

The positive ETs seek contact with those who can help share their message of love, peace and service to others.
正面外星人會尋找那些可以幫助分享他們的愛、和平、服務他人的信息的聯繫人。

THROWN IN THE MIDDLE
被置為“中間人”


I effectively got thrown into the middle of a debate between the SSP Alliance and the Sphere Beings.
我被有效地夾在了SSP聯盟和’球體存有’之間的爭論中。

Furthermore, the Sphere Beings wanted me to serve as their ambassador, sharing their perspective not just with the SSP Alliance, but with the general public on earth.
此外,’球體存有’希望我成為他們的大使,不僅與SSP聯盟分享自己的觀點,也要給地球上的普通大眾分享情報信息。

They are here to help guide us through an epic human evolutionary event that many call Ascension.
他們在這裡幫助引導我們通過一個史詩般的人類進化事件,許多人稱之為“揚升”。

I have been told this will involve a massive release of energy from the Sun that triggers advancements in DNA and consciousness.
我已被告知,這將涉及到一個巨大的來自太陽能量的釋放,觸發DNA和意識的轉變進化。

Wilcock’s new book The Ascension Mysteries has references to ancient prophecies of such an event from many different cultures.
威爾庫克的新書《揚升的奧秘》有許多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古代預言(並涉及此事件)的參考。

The giant spheres are a form of living technology that is used to help smooth out this transition as much as possible.
巨大的球體是一種生活科技,是用來幫助盡可能順利進行這一過渡的。

Without the help of the spheres, such a transition would likely be catastrophic and largely unpredictable.
沒有球體的幫助,這樣的轉變可能是災難性的,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預測的。

THE BLUE AVIANS
藍鳥人


The main ET group I have interacted with has been the Blue Avians – a race of humanoids with large eyes and birdlike blue feathers on their bodies.
與我互動的主要的外星人族群,是球體存有中的“藍鳥人”–他們有一雙大眼睛,人形身體上有鳥一樣的藍色羽毛。

We have since discovered that this is the same group that presented itself to the Egyptians, through avian-looking humanoid ‘gods’ such as Ra and possibly also Thoth.
我們已經發現,這是在埃及看起來類似的鳥頭人身之’神’,類似於《一的法則》中的RA,也像是埃圾神話中的月神“透特”。

Their originally positive teachings were greatly distorted into the negative, as was described in the Law of One series.
他們最初積極的教導被極大地扭曲成負面故事,正如在《一的法則》中描述的那樣。

William Henry found ancient depictions of Blue Avians in Egyptian and other cultures, as reported in Cosmic Disclosure.
威廉姆.亨利發現了在埃及和其他文化中有關古藍鳥人的描寫,如其在揭露宇宙(第54集)的報告中所述。

Bird-headed humanoids are seen in Babylonian and South American inscriptions as well as those of Egypt.
鳥頭人形像出現在古巴比倫城和南美洲以及埃及的碑文中。

Certain Bible passages describe Archangel Gabriel as having a bird-like appearance.
某些聖經章節描述大天使’加佰利’有鳥一樣的外觀。

Native American cultures also reported contact with “The Bird Tribes,” and the Japanese had the “Tengu bird-men of the mountains.”
美國本土文化也記載有與“鳥部落” 接觸,而日本也有來自聖山的“天狗鳥人”傳說。

The Blue Avians are one of five mysterious, highly advanced ET races that are associated with the giant spheres.
‘藍鳥人’是五個神秘的、高度先進的外星種族之一,與巨大的球體相關。

THE LAW OF ONE SERIES
《一的法則》系列


Additionally, the Blue Avians have now absolutely confirmed that they were responsible for the creation of the Law of One series from 1981-1984.
此外,藍鳥人現在已經完全證實,他們在1981年-1984年,負責《一的法則》系列的創作。

This was a series of 106 question-and-answer sessions between a Ph.D. physicist and UFOlogist and an extraterrestrial intelligence communicating telepathically through Carla Rueckert.
這是一個發生在哲學博士(兼物理學博士、UFO學者)與外星人之間的,一系列有關106個問答會議,是通過卡拉.魯科特的心靈感應式溝通完成的。

David had been studying the Law of One material heavily since 1996 and had already written two New York Times best-selling books on its complex science before we ever started speaking.
大衛自1996以來,一直在認真研究《一的法則》材料,並在我們開始演講之前,已經寫了兩本紐約時報報導最暢銷的關於他復雜(範式轉變)科學的書籍。

With that being said, the main Blue Avian I am in contact with, Raw-Tear-Eir, has given us a warning about quoting from the Law of One as if it were a religion.
也就是說,我接觸的藍鳥人“拉提艾爾”,已經給了我們一個警示:關於像宗教一樣引用《一的法則》。

He said many people are starting to “quote chapter and verse” from it, and use it as a belief system that all new information has to meld with or be questioned and possibly rejected.
他說,很多人都開始引用其中的章節句子,並用它作為一個信仰體系,對所有新的信息進行融入,也進行質疑甚至拒絕。

They made it clear that there are certain distortions in the Law of One material that came from the people at L/L Research who presented it.
他們明確表示,L/L這個人對《一的法則》材料進行的記錄研究,有一定的曲解。

If we make it into a bedrock belief system, it can create a personal religion that can be damaging for the individual in their emotional/ spiritual evolution.
如果我們把它變成一個基本的信仰系統,它可以創建一個個人的宗教,可以破壞人們的情感和精神進化。最終我們都必須鍛煉自己的洞察力和選擇自己的真理,沒有任何崇拜,沒有特定的文件和來源。

TELEPATHIC CONTACTS
心靈感應接觸


It is also important to note that David has had telepathic contact with these same beings, such as through nightly dream analysis, ever since November 10th, 1996.
也值得注意到的是,自1996年11月10日起,大衛已經和這些同類’存有’有過心靈感應的接觸,只不過是展現在夢境中的。

Due to cosmic laws of free will, David has still never experienced the type of in-person contacts that are now happening to me.
由於自由意志的宇宙法則,大衛還從未經歷過在我身上發生的個人(物理)接觸。

He has been given a roadmap of stages to go through that could lead to these contacts, and writing his new book Awakening in the Dream appears to be one key part of that process.
他已經被給予了一個階段的路線圖,去達到可以物理接觸的階段。繼續寫他的新書《在夢中覺醒》似乎是這個過程的一個關鍵部分。

Since I had already been a part of the SSP in the 1980s, it did not violate my free will to be brought back into it later in life.
因為我已經在20世紀80年代成為SSP的一部分,不過他們沒有完全侵犯我的自由意志,這被帶回到我以後的生活中。

This almost obsessive focus with preserving free will is a regular element in every session of the Law of One series.
保持並聚焦在自由意志,貫穿著《一的法則》每個章節。

COMPLEX AND MULTIFACETED
複雜性、多面性


This story is complex and multifaceted, far beyond anything I would ever dream of trying to invent.
這個故事是複雜和多方面的,遠遠超出了我以前嘗試做的夢。

This has also not been a profitable move for me to make.
這也並不是對我有利可圖的舉動。

I would have had a significantly higher income if I was able to go back into the IT field instead of continuing to fight for full disclosure, as I am now doing.
如果我回到IT領域(或SSP崗位),我顯然會有更高的收入。而不會繼續為爭取全面揭露而鬥爭,但這正是我現在做的。

In the course of this work as an ambassador, I have come face-to-face with the highest levels of both the positive and the negative sides of this battle.
在作為大使的工作過程中,我已面對面地參與到最高級別的正面勢力與負面勢力之間爭鬥中,其中一些經歷是非常令人不愉快的。

Some of these experiences have been so profoundly unpleasant that I can only laugh when people say they wish they could be in my shoes.
當有人說希望扮演我的角色時,我只能為之一笑。

The full narrative arc has been traced out in Cosmic Disclosure, our show on Gaia, as well as in these updates at spherebeingalliance.com and at David’s website, divinecosmos.com.
全面的故事線已在我們的蓋亞TV節目《揭露宇宙》中展開,在網站:spherebeingalliance.com 中更新,也包括在大衛的網站: divinecosmos.com 中更新.

VARIOUS CHARACTERS IN THE STORY
故事中的各種人物


I have also met up with an alliance of human-looking beings living in huge, habitable caverns inside the earth. My main contact therein is a priestess named Ka’ Aree.
我已遇到了居住地球內部巨大洞穴裡的聯盟,我的主要接觸者,是一個女祭司,叫做“卡麗”。

As described in previous updates, I also recently was introduced to an ambassador from a planet in a nearby star system that recently overthrew their own negative-ET-driven tyranny.
在以前的更新中,以及最近, 我被引見了來自附近的一個恆星系統的大使,他們推翻了自己行星的由負面外星人驅使的暴政。

His name is Ambassador Micca. They are now working, predominantly through dream contacts, to help educate us on how to achieve our own freedom from these malevolent beings.
他的名字叫“米卡”大使。他們現在的工作是,通過夢境聯絡,幫助教導我們如何從惡人手中,拿回我們的自由。

Lt. Commander Gonzales was my original contact with the SSP Alliance and he continues to pass along intel at this time, as seen below.
中校岡薩雷斯是我在SSP聯盟中的最初接觸者,他現在會繼續傳遞情報,如下面所示。

He originally presented himself as a Lieutenant Colonel in the Air Force. This was his cover ID, and I recently found out he was actually a Lieutenant Commander in the Navy.
他最初自稱為一名空軍上尉。這是他的掩護身份,我最近發現他實際上是海軍的一名中校指揮官。

Lastly, I have been interacting with a more earth-based SSP that is run by the 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 (MIC).
最近,我一直與一個更多基於地球的MIC-SSP(軍工複合體秘密太空項目部)互動。

The MIC SSP is unaware of the greater space program I was a part of, as we will discuss.
MIC-SSP是我所在的更大的太空計劃的一部分,我們後面會討論到。

So now, without further ado, we will pick up where we left off in the previous update at spherebeingalliance.com and in prior episodes of Cosmic Disclosure.
所以現在,事不宜遲,我們將基於在spherebeingalliance.com和《揭露宇宙》之前的披露,繼續更新。

A VISIT FROM THE MIC SSP
訪問軍工複合體SSP


Once again in the early morning hours of Wednesday, October 26th, I awoke to find that I was walking in the parking lot behind my house.
10月26日,再次在星期三的清晨,我醒來後,發現我步行在我家房子後面的停車場。

This type of sleepwalking technology is standard fare for the 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 (MIC) space program group that has been contacting me in the recent past.
這種“夢遊類” 技術是軍工複合體太空項目(MIC-SSP)的標準“機票”。項目組在最近和過去都是這樣聯繫我的。

I immediately noticed the same stealth-looking MIC wingless craft that I was taken in last time. It was parked in the same place it had been in the last time I was taken.
我立即註意到MIC和上次一樣的’隱形、無翼’的飛船。它停在上次帶走我的同一個地方。

The same two airmen greeted me and asked me if I was physically able to walk up the stairs.
相同的兩個飛行員向我打招呼,問我我的身體是否能支撐走上樓梯。

Since I had almost fallen after my knee buckled the last time they contacted me, they seemed as though they were being overly cautious.
因為我的膝蓋彎曲時,幾乎要跌倒,他們好像很謹慎。

I went up the stairs, entered the craft and was brought to the familiar room where I had been chemically interrogated before.
我走上樓梯,進入飛船,被帶到熟悉的房間(我以前被化學審訊的那個房間)。

This naturally caused me to feel extreme anxiety, since the original interrogations I went through were not pleasant to say the least.
這自然使我感到極度的焦慮,因為我經歷了最初的審訊,是很不愉快的。

I was asked to sit in the same seat and was buckled in. Once again I was helpless, shackled into the same chair where I had suffered greatly in the past.
我被要求坐在同一座位上,扣上安全帶。我又一次很無奈,被銬在(過去遭受了極大的傷害的)同一把椅子上。

I soon heard the craft power up and we lifted off fairly quickly.
我很快就听到飛船啟動了引擎,我們很快就起飛了。

A VISIT FROM “SIGMUND”
訪問“西格蒙德”


A few minutes later the older military man who was in charge came into the room. Since he has white hair and a white goatee, we have decided to call him Sigmund in an homage to Freud.
幾分鐘後,那個負責的老軍人走進房間裡來了。因為他有白色的頭髮和白色的鬍子,我決定叫他西格蒙德,這或許是向佛洛伊德致敬。

Sigmund stated that he was a bit perplexed at the information he had received from our last encounter.
西格蒙德說,他收到有關我們上次的遭遇後,有些困惑。

In addition to “enhanced interrogation” through chemicals and technology, he had previously taken blood, hair and skin samples and tested them for trace elements, using very advanced methods.
除了通過化學物質和技術進行“強化審訊”手段外,他以前有採集血液,頭髮和皮膚樣本的辦法,並用非常選進的方法,測試它們的微量元素。

The lab results once again confirmed that I had been in the approximate off-planet locations I had claimed.
實驗的結果再次證實,我真的到達過我聲稱的行星基地。

The MIC space program people do not have any intelligence suggesting I had ever actually visited these locations. I was never a part of their program.
軍工複合體太空計劃的人沒有任何情報記錄,表明我曾經實際訪問過這些場地;我從來不是他們計劃的一部分。

For this same reason, Sigmund clearly could not believe what he was seeing. My tests proved, beyond any shadow of doubt, that there was much more to the secret space program than he knew.
因為同樣的原因,西格蒙德顯然無法相信他所看到的。對我的測試證明,除了任何懷疑陰影之外,還有比他知道的更多的秘密太空計劃。

As a high-ranking superior officer, this naturally came as quite a shock to him. He was led to believe that he had access to all relevant compartments of the classified world.
作為一個高級軍官,這自然對他是一個相當大的打擊。他被引導相信他只能接觸到的分類世界相關的’隔間’裡。

For more English Version, please visit to this link: http://www.spherebeingalliance.com/blog/endgame-part-ii-the-antarctic-atlantis-and-ancient-alien-ruins.html

MIC不是唯一的城市遊戲


在軍工複合體太空項目裡的人被教導,他們是唯一的存在。他們相信他們是作物“生態鏈”的頂端,優中之優,代表著一切和一切的終結。    

自從他們有了一個揭示他們自己的存在的計劃,而我們現在將盡可能多地揭示他們,所以你可以想像得到,當他們自以為自己正在做最高揭示時,卻有這麼多超出他們的知情範圍,他們會是什麼感覺。

他們也知道“路西法陰謀集團”的存在,在全球範圍內實施非常先進的“黑魔法”。

這包括在特定的時間舉行特定的儀式;還涉及到“大隱隱於市”的手段,以及一些象徵性的符號形式。

就像格萊美獎、超級碗中場表演或奧運會開幕式和閉幕式,將一些神秘的圖像廣播給數以百萬計的人民。

這反過來,“授權”他們正在共事的負面勢力,以更精確的對地球進行更大範圍的控制,並提高他們的世俗權力,而不會有廣泛的抵抗障礙發展。

他們這樣做是以他們的議程,並利用我們的共同創造意識。我們的集體意識焦點,就是他們黑魔法的力量根本。

軍工複合體的人往往相信,他們實際上簽定瞭如聖經中的正義契約,正在與一個古老的控制了大部份地球的邪惡力量戰鬥。(卻不知自己正為邪惡的力量服務)

先進的科技(從我們世界的角度來看)


MIC-SSP至少有兩大空間站在地球同步軌道上,以及有一些載人衛星。

他們是大致圓形的形狀。而大型空間站,有足夠的設施供許多人在不同的實驗室工作,等等。

他們也報導他們具有浮動的太空母艦,看起來和我們所看到的電影《復仇者聯盟》、《美國隊長》、《冬日戰士》裡的差不多一樣。

他們有黑色的三角飛船,可以環繞我們的太陽系旅行,以及有其他隱形的飛船。

這項技術使他們覺得,如果在我們的太陽系裡發生了什麼其他的事情,他們有能力看見。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當他們看到來自其他計劃的飛船,或任何一個外星種族的飛船時,他們只是被簡單地告知,這些飛船就是軍工複合體MIC-SSP自己的。

他們被告知,他們不需要知道特定的計劃,是基於不允許與任何人談論,以避免洩密。

這是刻意分區隔離


陰謀集團是一個非常,非常聰明智慧的群體。他們從一開始就要在一些點,公開建立軍工複合體秘密太空項目(MIC SSP),作為保護、欺騙、隱藏更深層次的SSP。

如果在MIC-SSP的任何人,取得了不必要的技術或信息突破,那麼這個人就會被他們悄悄地拔掉–就像發生在我們地表社會中的隱藏手法。
因此,在MIC-SSP裡,沒有人會成功發現星門,去到太陽系以外,–無一例外。

某些地區拉起了警戒線,作為他們的禁飛區–所以他們沒有看到先進的外星文明已經存在於我們的太陽系。

如果有人看到他們不應該有的東西,就會被植入“那就是我們的其中之一”之類的想法。如果堅持自我,此人很可能就會消失或被重新分配。

陰謀集團知道如果在MIC-SSP的人真正相信他們被告知的是全部真相,沒有人能威脅到“部分揭露”的方案。

他們可以挺身而出,積極對抗任何異常的現實觀,因為他們發自肺腑的相信,他們已被賦予了整體的和全部的真相。

這正是發生在正審問我的“MIC指揮官-西格蒙德“身上的情況,我們會復審一會兒。

他們相信“我們是孤獨的


MIC-SSP的人被告知,我們無法飛出太陽系外。

這是由於邊界引力和能量條件,我們還不具備逃出去的技術實力。

美國宇航局已借用深空探測衛星-“先鋒號”遊歷到太陽系邊界,宣布發現了引力異常。為這個(部份揭露)公告,打下伏筆!

MIC-SSP的人也告訴我們,沒有必要去其他任何地方了,因為我們已經突破了“財富的尷尬”,超躍了最瘋狂的夢想。

這裡有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史前智能遺跡可探索,他們稱之為“古建築者種族”。

這些廢墟中最古老的時間可以追溯到18億年以上。他們的大多數成員認為任何外星人早就離開了我們的太陽系。

唯一的例外是來自地球自己未來時間線的旅行者,他們回來並參觀了我們。

不同級別的知識水平,取決於所在團體


MIC-SSP是由不同的軍事和情報組織組成的,他們有不同程度的ET.(外星人)知識。

有些人認為只有四或五個團體來拜訪過我們。有些人不相信有任何種族在這裡會長達幾千年了。

各分公司各部門的高層主管對50個以上的外星種族訪問過我們,有基本的了解。

這方面的知識可以追溯到60年代,北約和美國國防部的標准信息簡報,等等。這種簡報要比一段或兩段的簡訊更複雜一些。

中層敘事


MIC-SSP中層人員已被告知,一些人類進行時間旅行,來到我們現在這個時間,他們看起來就是“小灰人”的樣子。

這是由於進化改變了他們,因為他們已經在地下生活了幾千年。這就是設計的“部分揭露”的敘述重點,–即所有外星人看起來就像“小灰色”,就是因為他們都是來自我們的未來時間線。

上級通雖然常知道少數ETS(外星人),現在已經在這裡了,但他們被命令保持緘默。

一些MIC-SSP集團相信我們都是亞特蘭蒂斯難民的血親後代,在不同程度上,他們稱之為“亞當後裔派“,我們將討論。

這也是陰謀集團更高層次上,各種信仰體系的一個關鍵片段。

陰謀集團相信他們比我們其餘普通人,有更明顯的亞當血系,形成了“皇家血統”和精英統治階層的結果。

太陽系能量變化


作為大衛在《揚升的奧秘》一書中透露的,他的一位曾在MIC-SSP工作的內部人士,已經徹底的被陰謀集團的教育洗腦,就像我們上面所解釋的。

MIC-SSP的人也意識到我們太陽系的能量變化很活躍。他們預計,這將導致在不久的將來,我們的太陽會有巨大的釋放。

經典電影《2001》的目的是為MIC-SSP的最終披露鋪平道路。

如果產生了足夠的大眾輿論,或某個告密者通過主流媒體進行了廣為人知的數據轉儲,MIC-SSP可能許多年前也已經開始他們的(部份)揭示計劃了。

2001和2010安裝了所有我們要告知的關鍵信息,隨著時間的推移,最終會進行披露。

如果你試圖向MIC-SSP的人解釋一個更先進的太空計劃,它類似於褻瀆宗教的主要、忠實的追隨者。

前亞當後裔”冰凍中


現在讓我們回到MIC-SSP飛船裡的現場,聽到西格蒙德告訴我。

西格蒙德透露,他已在南極洲的幾個分類軍事設施駐紮。

他在安莎爾帶我去偵察的區域呆了很長時間。

他說,一系列非常古老的城市被發現,在深深的冰架下被“閃凍”(瞬間成冰)了。

他證實,也有許多動物和“前亞當派”被凍在裡面。

他描述了前亞當派是頭骨細長的人,奇怪的勻稱的身體明顯不適合現有地球的重力和大氣壓力。

當我們把這個,結合岡薩雷斯早期告訴我的,以及大衛在《揚升的奧秘》一書中的學術研究,顯示出,這些群體以我們提供的標準來看,可能就是傳說中的“巨人”。

其他雜交群體可能已被繁殖出來,具有更傳統的高度,或更適應地球的重力,隨著時間的推移,身體變得較短。

前亞當派的歷史


根據西格蒙德的說法,這前亞當派群組顯然是來自我們太陽系的其它(不再宜居的)行星。

他們大約5.5萬至6.5萬年前來到這裡,開始創造他們物種的雜交品種和發展人口。

這很適合岡薩雷斯和其他人已經公開的,這反過來又成為了大衛《揚升的奧秘》第二個半部分的核心敘事。

我們現在看到的南極洲,似乎是“亞特蘭蒂斯”神秘的“失落之島”。

從1754 年精確測繪的’布歇地圖’描繪了南極洲冰川地形。

在現代沒有人看到了大陸本身,直到1820年。

業內人士告訴我們,’布歇地圖’、’Orontaeus地圖’、’ Finaeus地圖等在梵蒂岡圖書館的古卷裡被找到,並複制。

也許是由於一場核戰爭,地球的自轉軸改變了。以及被洪水淹沒的水很快就被凍結成了一個巨大的冰架。

西格蒙德說,這場災難的“雜交倖存者”,在大洪水時期,居住在其他大陸上,隨災難發生,完全失去了他們的被冰凍的古老城市,超過10000年。

災難發生時,這些雜交人類隨後在各自的駐紮區繼續繁衍發展。

前一個主要亞當派被迫流落到美洲,而其他在歐洲、非洲和亞洲生存。

湯普金斯、奧爾德林、天龍人與南極洲


湯普金斯在二戰期間,聽取了美國潛入德國的29個間諜的情報匯報,確認了’納粹’正與暴力的、積極的爬蟲類外星人種族合作。

這個群組雖然是人形的,但仍具有爬行動物的特徵。他們被稱作蜥蜴人或天龍人。他們是我們每個人面臨的銀河系中的一個重大問題。

令人驚訝的是,天龍人已經在我們的太陽系–包括南極洲冰下,建立了巨大的基地設施。

如果,我們沒有人看到這些基地內部情況,這使得巴茲·奧爾德林(美宇航員)最新言論顯得非常有趣。我們現在知道,這個言論實際上是虛假的,但內容仍然是很重要的分析。

我們可以證明他剛剛參觀過南極,同時他穿著襯衫鼓勵我們盡快到達火星。

我們聽到他在那裡參觀前亞當派的廢墟,現在透露這些給我們,是要作為過渡計劃的一部分。

奧爾德林病倒了,不得不回家。

有虛假信息說奧爾德林拍攝了南極金字塔的畫面,並說了句話“我們都有危險。這本身很邪惡。”

如果這是真實的,而不是另一個網上的騙局,那麼它強烈的暗示他通報了天龍人的存在。也許為了“清除記錄“,使他心臟病發作。

被允許挖掘


我在SSP聯盟的聯繫人透露,天龍人終於允許讓美國挖掘在南極冰川下的新的“前亞當派”的考古遺址。

他們還授予少數倖存的前亞當派來訪問這些地區。這些前亞當派看起來、聽起來就像我們,只是他們有細長的頭骨,所以他們多數很低調隱蔽,好像我們從未在公眾場合看見過。

大衛問我地球上還有多少前亞當派活著?。截至目前,我沒有任何明確的情報,可能在成千上萬,或更多。

在南極冰川下巨大的圖書館裡,發現的古代技術和信息量驚人。

他終於被說服了


我聽著西格蒙德告訴我他的故事版本,我看著他分享信息時的臉上表情。

他注意到我看著他,他也迷惑為什麼會和我分享這一切。這使他脫離了當前的話題。

然後他說我們上次收集的資料是我在冰下偵察飛行中潛意識地保留的測量資料。

這最終使他相信,至少有些我說的是真的。

當我第一次寫這篇文章時,大衛叫我要澄清。具體地說,我目睹了當時安莎爾“巴士”飛船的平板顯示器裡的信息。

在審訊中,我能夠回憶起那些被證明是非常精確的遙測顯示結果,足以滿足西格蒙德的質量標準。

另一輪加強審訊


西格蒙德表示,他將再次改變我的意識狀態,以能深入挖掘我的經歷和看看他能夠收集到其它什麼。

我告訴他,他不必那樣做, 我寧願、更樂意直接回答他的任何問題。

他不理我,走過去拿起一個小裝置,有一個“金屬錐”在末端有某種“觸角”。

然後他放了一些耳塞,把裝置打開。我最後聽到了和上次同樣高亢的噪音。

在此刻,我失去了意識,這項技術的使用讓我產生了標準的反應。

我與西格蒙德在這項技術的影響下,無論什麼談話,在最後我都不會記得。

離開飛船,趕上另一個行程


接下來的事情我能記得,是在空軍協助我下走回飛船的樓梯,沿著狹窄的樓梯回到停車場。

我走回家,走進我的起居室。一個藍色的球體(周圍是鋸齒狀的),好像是在等著我。

這是一個起始於2015年2月,一直在進行的奇蹟。它是藍鳥人使用的運輸系統。

許多人開始看到藍色或紫色的球體,就像有人告訴我這會發生。這是我們大規模覺醒過程中的一個關鍵部分。

我表明我已經準備好,於是被帶回到我以前去過的同一艘“瑪雅分離母艦”。

與瑪雅的另一個會議


來自中美洲的瑪雅分離集團,成功與ET(外星人)接觸,他們能夠飛離地球。

他們已經變得足夠先進,開發出一種獨特的技術,似乎是基於使用晶石和意識的共振。

他們作為一個療愈組,對岡薩雷斯和許多其他被MIC-SSP(軍工複合體)奴役和折磨的倖存者提供治療。

現在有六個瑪雅人在房間裡。三個女性。我只似曾見過其中一個女性。

岡薩雷斯站在漂浮的石頭控制台上,看起來一個瑪雅人正操控著它。

他把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向我打招呼。他走了過來,他用手裡握著的(和上次同一塊)黑色晶石球,向我掃瞄了一番。

他微笑著,當他舉起它時,說道:“請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8號魔術球上”。他再次掃描我的頭,而我試著按他要求的,把注意力集中在黑晶石球上。

他完成掃描後,他轉身走上浮動控制台,不知何故把晶石球放到控制台的一邊。

然後他看著瑪雅人。然後他們進入隔壁房間,另一個石頭控制台漂浮遮擋著,給了我們隱私空間。

種子信息進入MIC-SSP


岡薩雷斯說,遺憾的是直到現在,他也不能分享一些細節關於我為什麼會被綁架和審訊。

他說,這是一個操作的部份,播種’信息’進入這個MIC-SSP(軍工複合體秘密太空團體)行列。

顯然,他們中的許多人都處在幻滅狀態了,質疑他們是否真的處於智能圖騰柱的頂端,因為他們一直被引導相信。

他說,如果這個信息播種到MIC-SSP內部正確的人手上,這可能會妨礙他們做“部份揭露”計劃。

這些人現在覺得“節目”比他們被告知的要多得多。

岡薩雷斯進一步說,我沒有意識到,這些種子信息是故意讓審訊人員找出來給他們的。

我在被連續陷進這個黑暗審訊後,假設過這個原因,思考我一直被綁架,為什麼會被SSP聯盟和球聯盟允許。

更多關於“前亞當派”和南極洲


岡薩雷斯和我談到了我在MIC-SSP飛船上,關於“前亞當派”的對話。

岡薩雷斯證實,他從他的一些SSP聯盟聯繫人那裡收到了同樣的情報。

安莎爾同樣的偵察飛行遙測數據,也曾與他共享。

古遺跡中的先進科技


岡薩雷斯很快轉移到另一個話題。

他說,陰謀集團的代理人已經發現一些古代技術,隱藏在眾多的古代蘇美爾人廢墟的’時間膠囊’裡。

這些代理人將古遺址完全夷為平地,尋找這些時間膠囊。

涉及蘇美爾人毀滅的參考說明。注示了巨人的高度。

這些團體不僅在這些遺址的牆壁上找到了幾件技術,他們還發現了一些埋藏在下面的新遺址,這些遺址更古老。

他說,這些文物被存儲在摩蘇爾,目前在伊拉克。

在歐洲的蘇美爾人毀滅有參考說明。

他指出,此時摩蘇爾發生如此激烈的戰爭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各個團體都在努力爭奪並逆向還原這些文物。

在這些歷史古蹟被摧毀後,聯盟派出特工在全球同類考古點,做聲納掃描,並試圖找到更多的時間膠囊。

他說,他們這樣做是在深夜,並使用非常先進的技術,試圖檢測這些古老的遺址周圍的其他異常。

前亞當派想要控制


據岡薩雷斯說,在伊拉克發現的古代技術,屬於“前亞當派“群組。

這個群組認為這些技術和文物是他們的私人財產, 希望立即歸還。

可是,現在正佔有這些財產的派系,不會歸還。

這些派系是陰謀集團的地球人代理群組,他們當中也有倖存的前亞當派代表。當他們看到寶藏時,他們也有得到類似於“宇宙黃金”的慾望。

事情便更複雜化了,有兩種不同的前亞當“皇家血統”。這兩個集團正處於控制各國金融和政治體制的競爭中。

正如我之前所說的,按我們正常的定義, 我們現在稱作的前亞當人都有心理變態的特徵。

在梵蒂岡的那些主教,戴著加長的帽子,就是隱藏他們前亞當血統(細長頭骨特徵)的一種方式,以便於隱藏於人群中。

倖存的前亞當派顯然有藍色的眼睛。僅供參考。

陰謀集團聯盟的削弱


岡薩雷斯表示,這種圍繞前亞當派廢墟文物的爭論,意味著陰謀集團“聯盟”有明顯削弱。

這種全球辛迪加集團內部的分裂,被聯盟開發。看來這些陰謀集團中的許多人現在已看到他們的組織即將完全暴露並被繩之以法。

大衛在第一部分提到的大揭露並不是將’偶然’發生。他們是聯盟辛勤努力(就像通過維基解密等網站揭密之類) 的直接結果。

許多這些人在起訴階段,開始和聯盟合作。這當然是一件非常有益的事情。

大衛和我都一致強調,告密者應視為英雄。我們不要陷入政治迫害的心態,是非常重要的。

記憶問題


此時,他身後的石頭控制台開始閃爍各種顏色的符號。他把注意力轉向了控制台,我注意到兩個瑪雅人進入房間。

他們三個人走到浮動石頭控制台,觀察到的符號出現在一個明顯的序列。

他瞥了我一眼,問我是否還有記憶的問題。我說,我確實注意到了有記憶困饒,如我孩子的生日,等等。

他的額頭有點皺了起來。他說他想請教瑪雅人看他們能提供什麼樣的幫助。

然後他對我笑了笑,接著一個藍色的球進入了房間,直接在我的面前快速移動。他揮手告別時繼續微笑著。

然後我被帶回起居室,又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與放逐者的另一次遭遇


在接下來的兩天裡,我試圖理解發生了什麼。我試圖通過冥想去回憶我的經歷,去記起在我被審問時發生了什麼。

然而,在接下來的星期六,我完全被幾個月前另一個“放逐者美女”向我植入附身實體“的遭遇,給分散了注意力。

這是一個非常不愉快的經歷,我醒來的時候,她在一個酒店房間裡,我和我的家人住在一起。當這一切發生的時候,其他人都很快睡著了。

她完全是不請自來的。當她注意到我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時,她能夠讓我再次失去知覺。

我還是得益於幾星期前卡麗給我移除附身實體後,才能恢復。

在恢復期間,卡麗有幾次聯絡過我,她說我的振動頻率不正常,她們很難聯通上我。聯絡的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去除附身實體,但有些事情是要我釋放掉憤怒,要我恢復到個人正常工作狀態。

我還帶著之前與放逐者遇到的一些創傷和怨恨,數週以來,卡麗讓我了解了這些附身實體。

現在,我發現自己面對著來自放逐者團體的同一個女人。我起床非常早,做一些工作,而我的家人仍然熟睡著。

一個不受歡迎的入侵者


我又一次坐在我的沙發上,操作著在咖啡桌上的筆記本電腦。

突然,我感覺到空氣中的靜電,我看著我的壁爐的牆壁。牆開始彎曲和變形。

我站起來,就在咖啡桌離牆的另一邊。就在牆彎曲和向內彎曲的地方,(與上次)同一個高大漂亮的金發女郎走過來。

她比我想像的要高。她比我高3 或4英寸(7-10厘米),有很好身材,穿的是一件非常暴露的衣服。

她說:“不要害怕,我是Marra(馬拉),我不會傷害你的。“我只是站在那裡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那是我們最後一次相遇,我既很激動,也有點害怕。她能感覺到我的感覺,並笑了,彷彿她很高興。
她瞇起眼睛,微笑著,甚至更大步地,開始向我走來。我身後是L形的沙發的一部分,咖啡桌在我前面。

我在想一條逃生路線,突然有一個燦爛的白色閃光。

剛好在時間缺口


當我的眼睛已經恢復時,我立刻看到來自安莎爾群組的卡麗和兩個男人正接近Marra(馬拉),害怕和震驚的表情顯示在她的臉上。

我環顧四周,注意到我已身在一個較小的圓形房間裡,有一道門,被“強光”力場覆蓋著。我已被傳送進了安莎爾地心城市。

兩個安莎爾男子護送馬拉出了房間,沿著走廊離開了。對於剛在我的起居室與馬拉發生的事,我仍然感覺有些後怕和憂慮。

卡麗輕快地走到我面前,把她的手放在我的臉旁,看著我的眼睛。

我立即開始平靜下來,我快速的呼吸和心跳也平穩了。我問她’ 放逐者’ 為什麼會回來,她的意圖是什麼?

卡麗是說她的意圖是不光彩的,而且他們干預你,總會給出很好的理由。

保持積極和愛很重要


卡麗接著說,我不應該被Marra(馬拉)再次打擾了,但要我留意,可能更多她的同類,最終會來尋找她。

我問會怎麼處置Marra(馬拉)?卡麗說,她將被停滯禁足,直到即將到來的事件已經充分展開。

然後她給了我一個擁抱,把她的雙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她看著我的眼睛,並告訴我,我需要讓我的憤怒釋放,恢復到個人正常工作狀態,並專注於讓我的振動恢復平衡。

她給了我她那巨大的感染性的微笑,然後拍了拍我的肩膀,告訴我她現在要送我回來了。

我還是對與馬拉的遭遇有點震驚和困惑,我相信卡麗從我的眼睛裡看到了。

重新平衡我的振動狀態


在另一個明亮的閃光後,我站在了曾經傳輸我的同個地方。

自我上次更新到這次報告發布期間,在藍鳥人拉提艾爾召喚之前,我被傳輸過去3次。

每次他們都在幫助我重新平衡我的振動頻率,以去除一些人給我內心留下的沮喪陰影和行為影響。

在這些訪問過程中,我盡量地觀察宇宙場景。注意到那些巨大的藍色球體變得越來越透明。

九個金屬球體,仍然保持在幾週之前的相同位置。

與地球聯盟的會議


當時,正相當接近美國總統大選的時間。那時真是一個相當具有爭議的時期,正如大衛在第一部份所講到的。

幾個月前我被告知,SSP聯盟是支持伯尼.桑德斯或唐納德· 川普其中任意一個當選的(即不贊同希拉里當選)。

這兩個人都知道陰謀集團,不是他們那部份的人。希望看到接下來他們之一能夠造福人類。

選舉前幾天,幾個在聯邦調查局、國土安全部和聯邦應急管理局的盟友,重新與我取得聯繫。

他們非常興奮,因為他們的數據顯示川普很可能獲勝。

慌亂的陰謀集團發動黑客攻擊


我發布完上一次的更新後,下一階段的內幕接觸又開始幾天了。我的電腦開始受到一系列的黑客攻擊嘗試。

我使用的三台電腦開始彈出警報。出於謹慎的角度。我斷開互聯網,並運行了一些安全掃描。

我發現陰謀集團顯然幾週以來都處於慌亂狀態;越來越多的戀童癖和性奴隸交易圈子被洩露。

他們也對年青的受害者進行“器官收割”放在黑市上出售。這些只是犯下的其中一些罪行。

聯幫調查局FBI已握有足夠證據


聯邦調查局幾十年來一直在悄悄地調查這些可悲的犯罪。大衛的內幕線人單獨向他證實了這一點,他現在已經公開了,就像我們在第一部分中看到的。

聯邦調查局的調查人員過去把這些證據交給了幾位司法部長,但得到的通知就是讓聯邦調查局關閉調查。

聯邦調查局很快意識到,在允許他們把這些人繩之以法之前,必鬚髮生重大的改變。

他們調查的越多,越顯眼、越有力的高層名字向公眾暴光。看來,這些性奴和戀童癖團伙已經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在美國和歐盟的政府組織任職。

可以確定的是,任何試圖控訴他們的企圖都會遇到障礙。

這是聯盟青睞川普當選的關鍵因素
(它至少是圈層外的人)


在選舉過程中,這似乎是大多數聯邦調查局的人站在唐納德·川普背後的主要原因之一。

他們知道聯盟支持川普成為下一任總統。聯邦調查局已經認識到聯盟有一段時間了。

聯邦調查局認為,如果川普贏得選舉,他們終會有機會把這些證據向司法部長提起實際的訴訟。

這是一個如此有爭議的選舉過程,它給政黨雙方的人民帶來了極大的焦慮。

昔日的盟友在最後一刻回歸


自從我走向公眾,一些我在聯邦調查局、國土安全部和聯邦應急管理局的盟友,切斷了與我的聯繫。因為奧巴馬政府開展著鎮壓告密者的行動。

選舉的前一天,這三個人都和我聯繫,告訴我川普會贏。

然後他們開始和我分享了很多關於上述調查的內幕信息。

不太肯定


我不得不承認,我對川普獲勝持懷疑態度。我對這些戀童癖圈子的細節很噁心。

在我得到對SSP告密者進行造謠打擊的警告後,我也有點懷疑這三個人這麼快與我聯繫,並分享情報。

很顯然,我必須再次重新審視這些來源。

是時候收集所有情報


第二天晚上,我感到震驚,其他所有人都看到川普實際上贏得選舉。

我可以通過其他來源證實,這三個人沒有試圖抹黑我。然後我為了完整的情報下載,與他們取得聯繫。

我發現索羅斯因為選舉前所做的一切,正接受聯邦調查局FBI的調查,他牽涉到目前的騷亂中。

奧巴馬錶示願意同意對希拉里持’不原諒’態度,如果他的一些財產得到某種程度上的保存。

看來川普和奧巴馬都保持這樣的選擇,但我聽到所有總統都牽涉到希拉里調查中時,懷疑那些美好的承諾是否能兌現。

當權派中有一種非常不安的情緒。這是不應該發生的。他們試圖操縱投票,但低估了特朗普的投票率。

大衛在選舉日當天,抓拍了赫芬頓郵報(由威瑞森控制)的頭版照片,顯示了希拉里有98%的機會獲勝,而特朗普僅有1.7%的機會。

投票舞弊,未能撼動


原來,有這麼多的選民支持川普,它超過了索羅斯擁有的投票機“故障”算計(他們希望竊取選舉)。

他們計算出,在關鍵“搖擺州”中,希拉里只要得票率大約超出100票,這就足夠了–但他們錯了。

我明確地說過索羅斯資助了騷亂,正如我剛才所說的。陰謀集團也對俄羅斯實施了很多報復行動。

我發現在現在,聯盟和陰謀集團之間的對抗很曲折,他們都不想失去’總統寶座’ 的位置。

非常噁心的信息


大衛在第一部分中分享了,斯蒂夫.皮克曾尼克博士透露,聯盟幕後盯著“電子郵件門”。當他們釋放這些時,他們知道我們會發現什麼。

一般人群正在準備一些關於美國政府各級的影響,這是一些非常噁心的信息。

我們會發現(兩黨內)有許多有影響力的人,在美國和歐洲一直牽涉到龐大的戀童癖圈子。

這種性奴圈子也被用來作為一種手段,勒索權利派支付大量的錢財,以及影響他們作出決策。

一旦這些令人不安的真相被揭露,社會如果不准備好更多的真相,人們會走上街頭表達抗議和要求。

一旦我們看到有多少真相隱藏在表面之下,並且只是“冰山一角”,任何權力集團想再控制人民,就不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

無人機觀察


我更新這些接觸後不久,我的妻子從後門進來,大約是下午一點左右(CST美中央時區),她告訴我一架無人機在我們房子後面繞飛。

我跑出去看到一架白色的無人機飛來飛去,圍繞看我們的房子和後面的停車場,做認真的觀察。

其目的僅供參考,不確定無人機倒底在看什麼。

然後,它突然明顯地快速(朝著起飛區)飛走了。起飛區應該相當遙遠。

我最近了解到,這些無人機與電磁重力飛船,有著類似的操控方式。

據進一步透露,這些外來的飛行器有著類似於遊戲的控制玩家、和無線電遙控器。

全類型無人機將出現在天空
作為’部分揭露’的一部份


我被告知,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將看到我們的天空充滿了(三和四)旋翼飛機,看起來非常像現在流行的無人機。

我還被告知這些三和四旋翼直升機將幾乎完全自動化,有先進的防撞和自動駕駛功能。

這種情況將是有限和部分揭露計劃的一部份。陰謀集團希望通過這些,來規避人類得知反重力技術,直到一段時間後(慢慢再看情況)。

有人告訴我,這些無人機的轉子和電動機可以被反重力技術取代,直到他們解密成為可能(多年後)。

到時,這些工藝將被軍事和警察以及各種民用工業大量使用。

我有興趣和購買到自己的無人機


當我的興趣達到了頂峰時,決定購買一架自己的無人機,來學習如何操控它飛行。

自從我買了一台沒有GPS的廉價無人機,我所做的就是使得它被反复地碰撞。

在我購買無人機後不久,就有真的無人機來我房前作表演和偵察,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巧合。

我在當地一家電子玩具店買了一台便宜的無人機,就在同一個星期,在我發表最近的一個報告後僅十二小時內,這次無人機偵察就發生了。

影子革命


如果你讀了我的上一篇報導,那麼你會聽說美國發生了一場影子革命,並得到了地球聯盟的支持。

這麼多的戰鬥發生在背後,且在互聯網上傳播,我們現在才開始看到它公開冒泡。

我認為我們都應該冥想,請求一個平穩的過渡和一個最終造福人類“全面大揭露”發生。

群眾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厭倦了“腐敗”(明目張膽地出現在我們眼前),毫無責任感可言。

我們正在見證一個大轉變的開始。肯定會有成長的痛苦,但最終的結果會是“一切都值得”!

如果我們能渡過這段光榮的時期,我們會建立自己的意識共振,這樣的權利已經被剝奪了幾千年了。

南級洲與陰謀集團逃跑者


在過去的一年裡,各類世界政治和宗教領導被帶到了南極洲。

新的考古發現是這一事情主要的原因。他們興奮地參觀了調查結果。

據消息人士透露,陰謀集團計劃逃往新西蘭的一個島嶼,以及南美洲和南極洲的某些地區。

如果這樣的話,這些聚會很可能成為秘密的辛迪加聯盟的一種信號,即準備逃脫憤怒的美國民眾正義的審判。

陰謀集團相信他們可以竊取選舉,可選舉再次脫離了他們的安排。他們錯了。

也許所有最奇怪的發展是,美國高級外交官約翰.亨利在選舉當天飛到南極洲:

http://www.rferl.org/a/us-top-diplomat-kerry-%E2%80%A6/28098262.html

以及奧爾德林(宇航員)在參觀南極古遺址時也同樣奇怪,在他到達預定目的地前,什麼促使他生了病,不得不離開。

最後章節(由大衛介紹)


科里已經在前面章節,把最近我們在蓋亞錄製的節目都概述了。

事實上,寫作是為我們的採訪,組織他的主要思路。在我們錄製完節目回家後不久,我和科里的生活中都發生了額外的令人驚訝的經歷。

我終止了我的一個斷電計劃,只持續了幾個小時,我不得不以上床睡覺渡過。

沒有電的日子,屋裡變得又黑又冷,我只能靠’暖寶寶’保持一點舒適。我基本上是這樣渡過的。

一個相當長的“停電期”可能發生


我認為這是一個可能會發生的“大規模停電”警告,可能在我們進入移除陰謀集團的最後階段,同步發生。

傳聞由來已久,大約有兩週的停電,或許會更長一些,在聯盟通過逮捕陰謀集團關鍵成員的最後階段。

這主要是為了防止他們逃離,並儘量減少在逮捕過程中的恐慌和平民傷亡。

在我的斷電練習計劃後不久,科里和我通過Skype 討論文本,結果是科里作了充分概述,我們將拋出我們的談話記錄。

在此刻,科里有了新的經歷,更豐富了我們的故事 –但他還沒時間寫。

我們已經稍微編輯和改進了我們的談話,以便使它更可讀,以及在某些版塊,添加了更大的上下文背景。

科里和大衛之間的談話
2016年12月3日上午2:14 大衛: 我們有一天的斷電體驗。漆黑一片,直到午夜前都沒有恢復電源,每個人都不得不睡在可怕的寒冷中。

你對兩週的停電情況有什麼看法?

科里: 這似乎是一個消防級別上的五級警報,告訴我們要準備好比一晚更長的斷電期。

很快被澄清


大衛:也有跡象表明,陰謀集團如果沒有其他辦法,將製造一個金融崩潰,試圖進一步毀掉川普。

“皮薩門”是昨日網上的故事之一(政府高層戀童癖事件),它是挖掘高層黑幕的證據之一,就像個聚合器。我抓取了照片。

整個事情很快被澄清。

多數主流媒體保持說,“沒有證據,沒有受害者報告”,孩子們要保持清醒和抗爭是很難的。這些報導很有意義。

所以我很想知道這些事情是否會引起重視,在美國下屆總統就任前。

他們可能不會阻止這些信息太久,紙包不住火,陰謀集團可能會被迫更快地公開。

大多數協議已達成


科里:事實上,事情現在正以蝸牛般的速度在背景中(幕後)推進。

我們談論的所有事情,都在聯盟和陰謀集團之間的談判中,大多數協議已達成。

在此期間,準備看到大量的精英份子辭去職務。他們當然不會逃離這個國家,但會“移民”到安全地帶,跳出川普就任總統後的抗議和以免對他們之前所有的努力造成破壞,等等。

大衛:哇。自從最近的選舉後,他們是如何達成協議的?

科里:當他們看到可能的結果變得明顯,這些協議大部分都是在選舉前完成的。但很多結果都在選舉之後成為事實。

大衛:前後兩階段的數據點,都應該導致了他們進入當前的行事方式。失去擁有這麼久的權力,就像給了我們的一個巨大的宇宙重置點。

一旦他們看到正在發生的事情,陰謀集團就會達成協議,這是有道理的。

然而,他們的核心教學是“背叛為秩序的第一規則”,所以他們不可能永遠接受任何處置,並實際兌現協議。

南極地區的發現


科里:我現在已滿達地確認,在南極洲的確有一個巨大的發現。

的確,有許多許多種類的廢墟和文物散落在整個大陸、島嶼集群、和冰川覆蓋的地下設施裡。

大衛:很酷。

科里:當前需要一些更新。我能應付。

大衛:這是因為南極洲的冰蓋融化,導致一些新的地區得到訪問便利,然後開始挖掘;還是因為挖掘的結果,而得以巨大的發現的?

科里:有一些融化,但主要是多年挖掘的結果。有人告訴我,他們使用“蒸汽機”對大部分文物進行挖掘,以及為了創建新的領域而進行挖掘。

大衛:最近他們一定是挖到了主礦脈,這看起來花了他們幾年的時間才挖到點上。

科里:可說是主礦脈!

數平方英里的新廢墟


大衛:可理解到“蒸汽機”的意思。我們談論的是曼哈頓大小的建築面積,還是文物工作技術?

科里:數平方英里的廢墟已經被發現,只有一小部分,實際上至今才挖出。

大衛:所以它不是像某種冰下圓頂保護的遺址那麼完好無損。他們都被遺棄了,我想,但還是有東西可以刨出來。那麼,有建築還是完好無損的嗎?

科里:他們都被“速凍”事件,夷為平地/粉碎或撞倒。他們有大量的樹木、植物和野生動物被凍結,就像它們被暫停了一樣。他們也發現了許多前亞當派遺體。

大衛:有趣。我預計一切都被徹底粉碎,除非有非常獨特的條件。會有大量的動物標本——樹懶,乳齒象,toxodons,海龜等等。生物圈是非常不同的。

科里:這是絕對真實的。他們已經拉出了各種各樣的“速凍”史前動物。

科里作為’夢想像徵’


科里:我記得卡麗告訴我,很多人都有一個夢想,希望我在地下基地和飛船上,開小班教導他們。

這是因為一些不同的 ” 正在使用我作為夢中(潛意識中)接觸的一個化身。

這就是古怪的東西,我不喜歡這樣。在大多數夢境中,一個頭像可以用來做任何事。

大衛:我知道這種感覺。我們都有成千上萬的人寫道:我們的圖像出現在他們的夢境裡。

我們必須提醒他們,我們並不是真正旅行其中,我們也不知道他們經歷了什麼。

夢想是自然的象徵和隱喻,基於我們正在做的工作,這些象徵通常代表人們的“意識前沿方面”(榮格術語)。

科里:有很多夢境通信可能是源自地心群組,以及外星人,也有些是源自黑色行動的政府機構。

人們應該密切關注他們現在所記得的。

陰謀集團終於有了一些積極的感覺


科里:我最近的情報大部分都是關於古代技術和廢墟,在“精英”社區引起了很大的反響。

有趣的是,我們在這個時代,正循環回到我們的史前時代,那麼我們決定作為一個集體將怎麼去完成!

大衛:也許精英們終於有了一些積極的感覺。這可能使讓他們覺得更好地簽署了一項與聯盟的協議,終於有一次不說謊了。

這些發現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科里:這些團體現在都處於戰爭間的平靜狀態,都在專注於最近的一些發現。

大衛:他們已經有機會獲得真正很酷的東西,但也許東西會被更多的以地球為基礎的群體獲得。這些團體不一定能看到超越行星價值的一面。

不管怎樣,他們已經得到了很酷的東西,所以會很興奮。

科里:這些東西,他們知道或聽到的都是位於冰下神話般的存在,並隱藏在世界各地其它的廢墟里。

這是在大約 1.8 萬年內第一次有人接觸到它 … 他們樂於抽水挖掘。

大衛:巴茲 .奧爾德林本來也能看到它,只因一些健康問題離開了。

科里:他的老心臟振脫了他的火星任務襯衫。

我們要找什麼?


大衛:還有可以在裡面走動的,完好無損的建築物嗎?有還可用的電力系統嗎?

科里:聽起來好像有一些不完全平坦的地面。大部分的東西在地下的洞穴裡。

甚至在地下,有更多前亞當派的古老遺跡,如果我們繼續向下挖,就會發現。

所以他們一直在地表上挖掘,在屬於這個古老的群體的洞穴城市和軍事複合體所在地面,繼續向下挖掘。

他們將公開它


科里:古外星人在意這些東西。

大衛:他們相當早就打算做這“部分披露”計劃了嗎?

科里:我想是這樣的,因為他們沒有很好地保留這些發現,而且挖掘時就處在商定部分披露議程時期。

大衛:哇哦,那也將令人興奮。

他們可能更願意以新的事物來開始,並且在公開超越行星化之前,會基於地球基礎。這還是會有些意義。

他們拿出所有的“好東西”,並清理它們


大衛:他們可能會爭先恐後地搬走所有的“好東西”,然後再打開它。這樣,他們只允許我們“發現”他們想要我們發現的東西。

所以最好的技術可能不會出現。

科里:是的,事實上他們已經用巨大的電磁潛艇把主要的文物,穿過峽谷交通系統搬走了。我之前提到過。

大衛:看,我就知道這些團體的做事風格。從多年的學習中,我能猜到。

科里: 是的,他們的手段幾百年沒變過。很難知道所有東西幕後會被搬去哪兒,但我盡我所能。

這一切何時開始,發現了什麼?


大衛:大多數陰謀集團高層在不同的時間旅行到那兒嗎?什麼時候,挖掘到了明顯的程度?

科里:第一次發現發生了一段時間後,不確定。他們在太空做了非常高科技的掃描之後,知道了冰下面是什麼。

他們一直在挖掘一個遺址,發現許多其他的東西散佈在曾經乾燥的地方。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一直都在研究他們發現的是什麼。從各個秘密社團把各大佬們引入之前,他們會先移出部份東西。

然後他們會在(陰謀集團的迪斯尼樂園裡一樣)在美國俄亥俄洲的觀賞廳裡舉辦展覽。

他們繼續挖掘,但知道在他們清除冰的地方是什麼了。

他們擔心,所有的蒸汽機挖掘可能會導致冰架的表面坍塌下來。

我想他們一定會以某種方式公開這場更大的挖掘,以求拓寬技術和相關實力。

你為什麼不能談談這個?


大衛:很有趣。為什麼你以前沒能討論這個問題?

你三個月來,都有暗示這個,但沒講細節。我不知道有什麼敏感因素嗎?

科里:保持公眾的感知。

大衛:我不明白。他們不想讓你第一個打破這個敘事?他們想保持自己的敘事方式,而不是讓它洩露出來?

科里:SSP有人員到位。會使一些信息更快出來。精英要保持他們的敘事。

聯盟人員將讓步


大衛:所以SSP聯盟的人會確保這些信息,比通過你的透露,更早的曝光?

科里:是的,所有SSP和聯盟的資產已經從戰場移除。

大衛:對了,他們必須先把它打掃乾淨。

科里:是的,他們在一些地方,有關鍵的實驗室和裝置等資產。所有情報現在都在收集。有大量的實驗室在那些地方研究所有材料。

大衛:我肯定他們有,至少曾經有。

科里:史前動物的屍體被打包,而且也通過這些潛艇運走。

大衛:這有些意義。

維護聯盟的安全


大衛:有沒有一個原因,為什麼你被命令不要過快透露這些,考慮到這些人是聯盟的人嗎?我不確定我能理解時間線的架構。

科里:架構是,我們不能在不讓陰謀集團知道是誰給的信息狀況下,去談論它。他們會從資產中查找是誰洩密,然後殺了他。

所以在資產被移除後,信息才會釋放出來。基本上是這樣。

大衛:哇哦,那樣會更妥當。

為什麼你會得到敏感的情報簡報?


大衛:我猜下一個問題是為什麼他們告訴你什麼,然後又要求你不要洩漏。是考慮到你可能被綁架,並用電化學手段從你身上提取出來嗎?

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你會被告知不能分享的東西。

科里:他們顯然希望所有這些情報,都能傳遞給空軍的人,因為他們出於某種原因會在我身上提取到情報(反滲透)。

大衛:哇哦。非常有趣的“西格蒙德”,現在它應該都明白了。

我們不想破壞它


大衛:我想另一個我會關心的事情是,我們“洩漏”了這一點,難道精英們不會改變計劃,並確保沒有人看到它嗎?

或者他們是如此接近戰敗,將看到光明的一天,會是哪種狀況?

科里:他們可能會試圖再次掩蓋它,但事情已到如此程度,那也沒關係了。

西格蒙德終於明白了


科里:西格蒙德會為SSP聯盟,引發大量的問題。他正把聯盟當叛徒一樣地追捕。

一旦他從我這裡得到了最近的信息,他就轉變立場,問他上司很多憤怒的問題。

所以這個任務似乎已經完成了。

大衛:令人難以置信。

科里:這些要我反滲透他們的任務,通常是不明確的。這是一個很難確定的工作方式。

為什麼他不能通過其他方式得到情報?


大衛: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就不能截取我與線人“雅各布”及“亨利.迪康”的通話記錄,比照它,來看你所說的。

他會發現,他們內部情報有太多太多細節是偽造的。

科里:他認為他們才是完全掌控者,他們是操縱你的人。

大衛:用心電感應的方式,從那麼複雜的對手身上,去下載很多的細節是不可能的。

對他們來說,與其說是一些極其協調的騙局,倒不如講真話來得容易。

我絕不會對騙局買帳,這也是為什麼我100%地支持著你。

科里:是的,他們試圖弄清楚我是否只是一個通靈者,要把這些材料從我的以太界面中拉出來。

這是積極重大的轉變


科里:無論真相是否如此,西格蒙德將要弄個水落石出,找到所有的安全漏洞,不然,他不得安寧。

大衛:我聽到他不再破壞SSP聯盟很高興。

科里:這造成這些軍事計劃中的一部分SSP聯盟成員,為自己未能站出來,通報、爭取號令,而感到非常羞愧。

所以,是的,這是一個大問題。

大衛:這是整個問題的中心人物。這很有趣。好在,事情已經好轉。

你絕對是被利用了,但你可能已經拯救了整個全面揭露場景的進程。

從牧馬人惡意對你後到現在,SSP聯盟對我們的態度有所改進嗎?如果有,我想會是一個重大的勝利。

科里:我不認為他們有很多時間來說我們的壞話。他們很高興西格蒙德現在正脫離他們。

第一部份發布後更多的情報


【大衛注:這是我們離開的地方,也是準備出發的地方。在第一部分發布後,軍工複合體SSP 似乎很高興。然後我們發布了以下情報。】

2016年12月7日上午9:28
大衛:哇哦,哇哦!

在這個早上,做沒有提問的簡報期間,我得到了一大份很好的信息,有關在南極洲發現前亞當族的遺址和其它信息。

這是來自軍工複合體秘密太空計劃(MIC SSP )人員“西格蒙德”。

前亞當族人去南極
駐紮在古建築者遺址中


看來,已有一些前亞當族人到達南極洲西區無冰區。當然這些地點今昔不同往日,過去更接近赤道。

他們到這半熱帶地區,儘管當地人不像地球其它地方那麼好客。他們來這裡,是因為一個嚴峻的形勢,並帶著一些科技考察目的。

他們想在南極發掘古建築者種族的遺跡,並取得其先進的科學技術。

這里至少有一個古建築者種族的遺跡,有1.8 億年之久了。

驚人的高科技遺跡


研究人員發現相當驚人的古代技術殘餘。

一個發現是一個複雜的房間與黃金、銅合金混合,地板、天花板、牆壁和隔板都是複雜的合金。

從大眾的視角看,雖不太確切, 可聯想到緬甸首都仰光市的博特堂佛塔寺廟。

這裡在板材上,有奇怪的螺旋溝槽。似乎是為了吸引大量的電力。

還有其他房間,有比我們呼吸的空氣,所不同的空氣成份,其中的重力只有約地球重力“G”的36%.

拆解他們的技藝


它看起來像前亞當族人從他們原來的世界,帶來了一些技術,對古建築者種族遺跡和科技,進行了拆解。

這是明顯的。他們也拆解技藝,去修復前亞當族主要城市最古老的部份。

伙計.. 他們發現了許多事情,並且正在發現。他們只挖掘了很少一部份(他們所探測到的東西)。

我希望聽到更多的消息。我被告知要保密,直到更多的信息進來。分享自“西..你知道的”。

大衛:兩天后,我們得到了包含這批材料的授權。我很高興。額外的收穫。

脫水乾屍


科里:在南極洲大片地區發現了驚人的古代遺跡,還有速凍的史前動物和當時的城市居民–他們都在一場大災難中喪生。

他們發現這些人看起來和挖掘龐貝古城(意大利火山噴發埋葬古城)發現的屍體完全一樣。

那些沒有沒有混合雜交的前亞當族人,身高確實在12英尺範圍。屍體都脫水了,看上去像橡膠或乾皮革。

那些有啤酒肚(肥胖的人)也有很大的胸部,形成了空空的皮口袋,有些可怕。

他們看起來瘦長堅韌,還帶有少量的肌肉。他們穿著和埃及人非常相似的衣服,不過更顯奢華,多彩亮麗些,像是精細的亞麻製品。

他們的風格是類似於古埃及,但頭飾和服飾稍有不同,看起來不錯。

最高級別軍工複合體秘密太空官員
知道外星人


2016年12月9日上午6:39
科里:需要為文章做一個澄清。在MIC-SSP級別最高的官員,知道在太陽系有一些其他外星人種族的存在。

他們知道有四到五個種族,頻敏出入地球。有超過五十個種族,訪問過地球或太陽系。

只有像西格蒙德這樣的大佬們才有可能知道龐大數量的外星人種。

他們希望向大眾報告,在地球上沒有外星人,民間流傳的外星人是很久遠的史前事件(現在沒有了)。

大衛:知道軍工複合體MIC-SSP的人知道一些外星人,不是完全被蒙在骨裡,這有點意義。這是新的觀點。

科里:是的,許多高層知道一手資料,像北約在20世紀60年代一樣。

軍事上有不同的派別和情報組織,使MIC-SSP處在不同的敘事中。

大衛:我們可以澄清所有的。

科里:絕大多數低級別MIC-SSP的成員,不知道“聯盟”所有相關事情。

他們想推出遠古外星人和當下的“小灰人”是未來人類的時間旅行者說法。

這就是他們想釋放給公眾的“部份揭露計劃”。

大衛:這對於他們來說,因為不知道全部真像,所以覺得部份揭露計劃也是很有意義和有用的。

遺傳實驗正在進行中


2016年12月10日上午5:28
我正得到越來越多的信息要釋放。

已發現了複雜的遺傳實驗室,被用於各種“類人種族雜交”實驗。

他們混合了各種地球人形基因,隔離進行遺傳的農民基因實驗。

創造了各種人類混血種族。

他們將一定的個性特徵混入了小部份的測試人種,創造了不同類型的人類(巨人,等等)。

這造成了“農民基因”的問題


他們也嘗試在地球上重構了人型“恐龍”式的種族實驗,這部份在很久以前失敗了。

這是造成遺傳的“農民”基因實驗被污驗和劫持的主要原因。

僅供參考,不是基於準確的情報。

然後,全球事件發生,清除了大多數前亞當人的遺傳實驗。

前亞當人正培育這些人類作為勞務獸畜,保護和服務於他們,採礦,等等。

在過去的幾十萬年裡,這種事情已經多次在人類身上進行過。

連接到凱西解讀


大衛:令人迷惑。你有沒有了解過“凱西解讀”,說兩個主要原因之一是亞特蘭蒂斯人被耶洛因(神)毀了,是因為他們在玩弄遺傳學嗎?

他們顯然在人類和不同類型的非人類生物之間製造雜種。

科里:沒有,我沒看太多凱西的東西。

大衛:在他那裡,你會聽到另一種說法,我研究了 20年了,很驚人。

屍體被製成木乃伊


大衛:他們還是成功地獲得了爬行動物的物種,對嗎?

科里:這些“類人型的物種” 有不同的迭代,但我不知道它們有多久遠的歷史。我想,這也足以讓他們陷入困惑。

大衛:所以他們真的發現這些實驗室裡,有不同類型的’雜交混種’,生長在孵化器裡?

科里:哦,屍體處於橡膠/ 堅韌的狀況…開挖後的試驗表明,冰裡有相當多的鹹海水跡象。

他們在這些實驗室裡發現了很多動物和人形處在製造過程中(未完工)。

大衛:從細節來看,看到圓柱管或裡面的東西,是沿著這些線路正在生長的生物嗎?

科里: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只是在復雜的基因實驗室裡,他們發現了這種創造過程。

大衛:應該是那樣的。他們需要保護這種生長過程,他們至少確保著這種半成型狀態。

科里:或者在培育另一種“勞務式獸畜”,這個詞被使用。
大衛:可能是的。但我認為這更多是一種技術。“育種”仍然是一種技術。

他們的生存模式


科里:前亞當人所做的事情,比他們預想的技術水平要低。他們在這裡,只有很少的技術可用,也缺乏舒適的家。

他們在謀求生存模式,直到全球事件發生。

大衛:對的。可以理解到。

科里:不知道我是否告訴過你,但我在我的推特上發布過。許多前亞當人的屍體,在龐貝古城(意大利火山埋藏)中有同樣的發現。

南極洲的發現,實際上被喻稱為“冰上的龐貝古城”。

我們需要擴展我們的注意力


科里:現在所有這些SSP的人,希望人們脫離我們所宣傳的真相範圍。

但書籍、演講、電視節目已從更廣泛的意識範圍,啟發人們醒來,並不是所有人都受我們鼓動。

我們所做的事情有助於人們提高意識,但還不足於達到“ 100 隻猴子”效應。

我們為實現最佳的時間現實,需要擴展我們的注意力。

結論


現在我們會有新的情報可預期。令人興奮的改變,是為人類所做的信息儲存。

似乎很難相信這些都是真的。我們明白。

請記住,我們這麼做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建立不被控制的敘事。

我們不想要“部分揭露”。隨著“西格蒙德”現在意識到他一直被謊言蒙蔽,整個’部份揭露計劃’可能難再運作。

如果你開始聽到我們一直在這裡說的主流新聞,那麼你會記得你第一次聽到它的地方 。

在這個公告後,我們也可以期待有更多的人會回來發布信息,或一些相結合的綜合信息會被擬出。

繼續工作


在我們還擁有的時間窗口裡,大衛和我,一直都在盡可能地釋放品質情報。

如果當權者會先公佈這些情報,那麼,我們會緊隨其後。

未來肯定是非常有趣的,“最後階段”的跡像已經顯現。

這是我們有記錄的歷史上最偉大的足球比賽,結果尚未確定 。

你可以通過保持對你自己和他人的思想和行為充滿愛,以及積極的態度,來幫助形勢達到積極的結果。

贏得宇宙戰爭


這的確是一場善惡之間的宇宙戰爭,好人們在勝利。

成功的關鍵在於不讓任何負面信息影響到你的積極態度,共同創造美好的未來 。

你已經看到的主要元素,我們一直告訴你現在出現的普遍認識,有充分的證據證明。

陰謀集團避免失敗和與聯盟緩和的唯一真正機會,是展開揭露。因此,我們有一些非常有趣的經驗,期待著在不久的將來。

你支持我們的基層努力,是對我們的成功至關重要的。你訂閱蓋亞和觀看我們的節目,會發現更多的內幕世界。

以及科里的網站: spherebeingalliance.com

大衛新書《揚升的奧秘》提供了我們在這裡討論的更多的上下文背景。我們都迫切等待著大量的新的情報。

謝謝,敬請期待!

更新:


發布我們的文章後不久,我們發現它被張貼在每日星空網上:
The Lost City of Antarctica: Shockclaims massive CIVILISATION exists beneath mile of ice
(失落的南極之城:冰下數英里的文明衝擊著大眾認識)

翻譯︰國際友人@星空間站
原文︰http://www.spherebeingalliance.com/blog/endgame-part-ii-the-antarctic-atlantis-and-ancient-alien-ruins.html